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

    末世重生之屈服 作者:SJ姣儿

    分卷阅读3

    谁知他会在见逃脱无望后便一心求死“阻止他!把尸首抢下来!”

    “是!”身旁金系异能立刻俯冲,用双手撕开阻隔于前的卷轴。

    可安玉恒却先一步把手深入卷轴中,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画的花丛“这朵花,我不要了......”

    金系异能者瞳孔立刻放大,他知道若是这次任务失败!不敢多想,眼瞧着他能一把抓住安玉恒,其后只要把他的尸首拖出来任务就完成了。

    可谁知,明明碰到了,明明碰到了!可这具身体居然瞬间隐没在卷轴中。

    随着安玉恒的消失,原本支撑着卷轴漂浮在半空的异能也消失殆尽

    。

    卷轴落下的声音让四周压抑而寂静,任务失败不单单是对名誉的损失,张青山同样也不会放过他们......

    “该死!”绿真恨自己先前抽的是手背,应该直接把这人抽成两瓣!若是带着尸体回去也比现在这样空手而归的好!

    领头男子面容依旧沉静,看不出喜怒,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朵花与一旁无主的卷轴。

    “下地狱?这世界本来就已经是地狱了。”都过了这么久,这小子还如此天真,温涵熠把他保护的也太好了吧?正想着,卷轴忽然从中散出一阵光晕,不强烈,却同样刺眼,待光晕消失,卷轴也一同消失......

    异能者的死亡或许会带动异能消失“走吧,该轮到我们逃亡了。”捏着那朵并未一同消失的花朵,轻笑声,说不出到底可悲还是可叹。

    在实力和实力没达到一定境界前,他们没资格和张青山那老不死的叫板。

    第3章

    温暖的春日,明媚的晨光婆娑的透过半遮半掩的窗帘,落入房内还带着寒意的地毯上。

    安玉恒*着身体缓缓走到窗户前,白皙修长的身躯如今满是伤痕,但他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平静,或者说,死静......

    低头看着白皙而干净的指腹,安玉恒有些恍惚。

    他,这是回来了?回到被那人困禁的时代?明明前一刻他还是那么渴望回到温涵熠的庇护下,但真若是实现了,却又胆寒于他对自己做出的一切。

    指腹沿着手臂上的鞭痕一路向下,疼痛的灼热感微微让安玉恒锁眉,可末世之后这种疼痛对他而言早已不算什么。

    刚刚醒来时,温涵熠便不在,手臂上有被打过点滴的痕迹,以那人的习性应该短时间内不会来找他,想着随手打开手机。

    2012年的世纪末并未如约而至,正当人们放松警惕后,末世却悄无声息的在2015年秋日的某一天降临,具体是十月二十六,还是二十七。安玉恒不记得了,也不在乎。

    毕竟既然回来,他便会安安稳稳的待在那个男人的羽翼下寻求庇护,至于要付出什么,他都无所谓。

    自由而已,如今的他,已经不在乎了......

    失去那个男人庇护的三年,他尝尽了自由,可也不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不过,眼下回忆回忆,那场灾难来的似乎毫无声息,几乎只用了三五个小时便让原本安宁的星球陷入地狱。

    而如今,安玉恒看着日期:2014年,3月12日。三个月前他刚满十八岁,那人给自己办了个不可思议的生日宴会,越是美妙的白日,夜晚越是痛苦,所以...那晚他似乎有休克过?有些记不太清了,安玉恒漫不尽心的点开手机上唯一一条消息,哦呀,是林子书哥哥的消息,问他过的还好不好?有两天没联系了,他很不安之类的话。

    看着那条消息安玉恒*着身子坐到沙发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身体似乎还有病症后的疲倦,但这一切都挡不住他回来的喜悦。那个男人还活着,他还有办法改变将来...

    林子书哥哥还在,当初末世两个月后便失去联络,在其后听说子书哥哥还没来的急进化异能便被丧尸咬了,就算侥幸逃脱也...不算活着了。为这件事他曾伤心了很久。

    毕竟子书哥哥对他挺好的,他们两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当时亲密无间,子书哥哥很温柔很温柔,若是被这样一个男子爱着怕是幸运吧?

    记得当初的他都快被温涵熠逼疯了,几乎没日没夜的想,若是当初他没参加王家的宴会,没有遇见那人或许就不一样了吧?他就不会被局限在这狭小的牢笼中,如一只金丝雀般被饲养。

    他还是安家的太子爷,目中无人,随心所欲,而非如今这般做一只困笼中的小鸟,还做的这么心甘情愿。

    随手扔下手机,舒展着身躯,身体的不适并不会击垮安玉恒,心灵上的煎熬才是致命的......

    其实,温涵熠对他挺好的,除了这一身的伤痕和身后撕裂的痛楚外,*上的痛苦无关紧要,毕竟和活着比起来它算不了什么。

    可...外人怎么说他的?

    【世人皆知,斯特雷奇庄园内养了一朵纯洁而娇嫩的白玫瑰。

    那朵玫瑰骄纵、孤傲、目空一切,傲气凌然,目中无人,甚至会因斯特雷奇的主人特雷维特·沃伦·斯特雷奇对他的一句戏言,而当众甩上巴掌,转头便走。

    就在旁人以为特雷维特·沃伦·斯特雷奇会怒不可遏惩罚那朵玫瑰时,他不过笑笑,丝毫不在意先前对方的无礼,反倒是纵容、宠爱、满是柔情的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吩咐手下照顾好他,莫要因自己而气恼。

    许多人都知道,特雷维特·沃伦·斯特雷奇阁下爱花成痴,愿为那朵白玫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甚至颇有愿为佳人一笑,倾尽所能之意。

    甚至因那朵白玫瑰出生华夏,而给自己取了个华夏姓式:温涵熠,甚至通告今后只用此名,只为显得与那朵玫瑰更为亲密。

    斯特雷奇是个大家族,而如今斯特雷奇的主人温涵熠更是能力出众,才华横溢,面容俊朗,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这样一个男人,若是垂青于谁,势必是那人的大幸。

    可偏生这么个人,在十年前出席沉闷而无趣的晚宴时,瞧上了安家的大公子,当时年仅十岁的安玉恒。

    从此痴迷此人,并包容着任性刁蛮的男孩,看着他一点一滴的长大,宠爱她,疼爱他。十年如一日,如父如兄,更是爱人。】

    可安家在乎?安家甚至不愿意要斯特雷奇家族京都的名门望族,父辈从军,母系从政,

    分卷阅读3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