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事后清晨(微H)

    米夏做梦也想不到,某天醒来后,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双白花花的……乃子和两颗显眼的淡粉色乳头。
    而且这对乃子上面,还留下了她的口水和咬痕。
    其实米夏已经醒来有一段时间了,但她没有即刻起床。
    此刻红龙少女现在的脑袋里,完全被‘自己居然有梦中吃奶的奇怪癖好’‘我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见色起意把一条雄龙给强O了好像有点牛逼哦’之类的想法给占据了。
    不过有一说一,看着对方的身躯上明显被她的牙齿爪子造成的惨烈痕迹,米夏深深的感叹了一番自己的杀伤力,接着就有些发愁该怎么处理这事儿了。
    虽然昨天的记忆从她不小心喝了那个气场阴森森的黑发尖耳青年的血液后,就断片的差不多了。
    但一些模糊的画面,让红龙少女还是大概记得,自己是如何‘饥渴’的压倒对方欲行不轨之事,虽然被她压倒的对象貌似换了人,可也不能改变自己霸王硬上弓的事实。
    但在龙族的观念里,应该没有什么睡完对方就必须负责的概念吧,顶多也就是露水鸳鸯一夜情,各自爽完就拍拍屁股分道扬镳各回各窝,应该……是这样吧?
    米夏严肃的思考了一会这个问题,然后决定趁对方还没醒之前,赶快跑路,免得应对醒后的尴尬对峙场面。
    可她的身体稍稍往后一动,下面相连的地方倏然传来异样的酸麻闷胀感。
    大概是那个物体实在太大了,一直把米夏的花穴撑得满满涨涨,没有半点空隙,一晚上的时间早已麻木。
    以至于让红龙少女醒来后,居然没发现他那玩意还严严实实的堵在里面。
    稍微拔出一点,堵在里面的液体的就流出来了一些,顺着花瓣流淌到大腿根部,米夏完全不敢想象那地方到底有多么的狼藉不堪。
    她的分离动作也惊醒了对方,头顶传来一声低哑的闷哼声。
    有那么一瞬间,米夏觉得自己要社死了。
    现在他们两个都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就这样裸着搂抱在一起,下面还未分离。
    虽然以龙族奔放的观念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却唤醒了米夏为数不多的人类女性羞耻窘迫感。
    现在该怎么办?
    红龙少女的脑子一团乱嗡嗡的,一时间想不到该如何应付这尴尬的要命的场面。
    莫德里安也没有出声,那双冰蓝色的眼瞳缓缓下移,落在了她的脸庞停留了片刻,然后一路往下。
    米夏听到他的呼吸声也凝滞了一瞬。
    大概是由于过度紧张,她的穴壁控制不住的绞紧吮吸了几下,于是堵在里面的雄龙生殖器官,越发变得昂扬硕大了起来。
    “别吸了……”
    男人本能的嘶了口气,哑声对她说道。
    米夏羞窘的脸颊滚烫,内心顿时感到无比的难堪恼怒。
    他这样的反应,怎么感觉她像个欲求不满的色魔一样,生理的反应这又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快拿出来!”
    红龙压着内心升起的羞耻感,咬着唇恨恨的道。
    莫德里安垂眸看了米夏几乎快煮熟的白嫩脸蛋,他呼吸顿了顿,然后抽出被她脑袋压住的手臂,直起自己的上半身,用另一条手臂掰开红龙少女的腿,露出了他们紧连的位置。
    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也落在了那里。
    被莫德里安这样看着,米夏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像是感觉到她快忍到极限,和红龙少女疯狂一夜的雄龙才慢吞吞的开始往外拔出来。
    尽管对方的外表看着清冷俊逸,禁欲出尘,可下面的尺寸却一点都不友好秀气。
    仿佛一根粗硬的棒子,冰霜巨龙天生的冰凉肉茎在米夏的体内温存了一夜,都被捂的滚热了。
    居然没把他那根‘冰棍’给捂化了,莫名觉得有点可惜。
    出于某种隐晦诡异的好奇心理,在他拔出来的时候,米夏也忍不住往他那里偷偷的看了下。
    因为她还没真正见过男人的那里呢,更别提还是一条雄龙的棒棒。
    之前被那条雄性红龙强啪的时候,她只匆匆的看了一眼,觉得太辣眼睛就没再看了。
    可是视角误差缘故,导致米夏压根看不清楚。
    莫德里安按住她的双腿,将腰身逐渐抽离,大概是因为堵太久了,没有及时拔出,所以分离也变得有些困难。
    尤其当肉茎抽出大半,头部被卡在里面,硬拔时连同红龙少女的身体也被拖拽了一下。
    “嘶……轻、轻一点……”
    米夏浑身酸麻的使不上力气,想抓住对方的手臂让他缓一缓。
    结果一时失手抓到了人形状态的下莫德里安的银发,一拽之下,他的身体被迫往她的方向倒来,原本抽出大半的肉棒又跟着塞了回去。
    “唔嗯!”
    红龙少女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拼命仰起头大口喘息了一下。
    龙族青年显然也未预料到这次突变,他同样咬牙低哼了声。
    ———
    羞羞后的快乐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