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页

    看来在自己离家的这一段时间,小妹发生了自己也感应不到的变化,忧伤的同时也是欣喜,这说明她的身体也有了积极的改善。
    新鲜的羊肉卷配上国营饭店出售的麻酱,那滋味简直就是程柏离家的思念。看着儿子吃得开心,程母顾不上自己吃,一边帮他烫羊肉卷,一边不停的往碗里塞。
    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家里有很多,一定要吃的饱饱的,你们那肯定没有这么地道的羊肉和麻酱。”
    看着碗里犹如小山般的羊肉卷,程柏一边吃,一边看着只服务自己的母亲,喊道:“妈,你别光管我,你也吃呀!”
    说着也把锅里的东西夹到程母碗里,顺便还照顾了坐在自己另一侧的程妧。
    程妧赶紧送上甜甜的微笑,沾着麻酱就往嘴里塞,“谢谢哥,你真好!”
    不只是羊肉本身带有的鲜味,锅里还放了其他的蔬菜,特别是酸菜,那可是程父的一绝,每年冬天都会自己腌上一坛子,供家里人吃上一个冬天。
    这一顿不止是程柏吃的满足,那程妧也是津津有味,直至肚里塞不下了才结束,看得程母心生烦躁,不停地帮她揉着肚子。
    “好吃也不能吃这么多呀,要是胃出了问题,你接下来的几天就给我喝白粥吧。”
    严词警告她以后绝对不能这样不顾着自己的身体,吃饱喝足的程妧还是很好说话的,止不住的点头,答应母亲的话。
    因为家里的房间有限,程柏之前是同自己大哥程松住在一起,现在大哥有了媳妇和孩子,程柏就在客厅的阳台临时住了几天就下乡了。
    现在他还是被安排在阳台,只不过这次有了真正合适的床铺,是程柏离家后程母特地叫人量身定做的,正好暖气片也在那里,不用担心晚上冷。
    一家人都沉浸在程柏回来的喜悦之中,只有程妙在喜悦的下面还隐藏着自己的担忧,都是同一批下的乡,怎么林旭就没有回来?
    按道理说都快两年了,总该回次家看看吧。还是他已经在路上,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分享她的担忧,一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听着小妹有节奏的呼吸声,她的心更烦了。
    过了两天的好日子,工作还是得继续干,家里只留下程柏一个人,听他说今天他会去同学家里联络感情,那也不用担心他无聊。
    至于大哥一家还是没有回来,算着日子也快有三四天了,程妧估摸着也快到了他们回家的时间。
    一想到这么冷的天,还得顶着风雪去工作,程妧就觉得自己真是命苦,怎么偏偏就是自己穿越了?
    身体一触碰到外面的寒风和飘雪,她的身体就止不住的开始发抖,企图以这样方式来激发热量。
    赶到单位里才感觉自己的身体重新回到自己的控制,抖落掉身上的落雪,依旧和往常一样和朋友打着招呼,接待客人。
    越靠近过年的日子,他们单位的客人越多,因此她最近也是体会了一番说话说到口干舌燥的日子。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时间,一出门就看见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倚靠在自行车上,注视着自己的方向。
    看着出门的程妧赶紧把自己的车推过来,因为穿的是黑色衣服,肩上和发顶白色落雪格外明显,一看就知道在外面待了不短的时间。
    声音也像是沾染上寒风的凛冽,其中还夹杂着不易发现的欣喜,轻声道:“我回来了。”
    第12章 妹夫?
    程妧是真的没想到,阔别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居然会在单位面前看到他。
    脸上的惊讶根本无处遮掩,身边还站着约定和自己一起走一段路的乔夏,侧身一看,那眼里熊熊燃烧着八卦两个字。
    还不等程妧说什么,乔夏就自己有眼神的提出:
    “下次再一起,你还是先忙你的吧。”说完还对程妧挑了挑眉,促狭的意味十足。
    让本来觉得没什么的程妧,突然生出一股偷情的感觉,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和自己趣味相投的姑娘心中在想着什么?
    她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陆珣身上,不爽的在地上跺一脚,随后送给乔夏和陆珣一人一个白眼。
    “走了!明天见!”
    不想再耽误好友姻缘的乔夏果断离开,只留下一个匆匆离去的背影,因为过于着急,加上总是习惯性用眼睛去看身后发生了什么,还差点在转角处撞到一个男人。
    留在原地的程妧感觉体表温度越来越低,没心思再和陆珣在这里继续纠缠下去。
    心想:真像个哑巴一样,除了一句我回来了就什么也不说,冷着一张小脸,问道:
    “你怎么来这里?你的任务这么快就结束了?没什么其他要说的事我要回家了。”
    陆珣抓住关键信息“回家,”立马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天这么冷,还是我先送你回家吧。”
    同时还用自己的衣袖在后座上扫去落雪,扶好自行车,翘首以盼程妧坐上去。
    委屈自己不是程妧的行事风格,今天因为这一耽误本就回家晚了,正好坐他的车回去,挪动步子就要坐上去的一瞬间,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人拉开。
    身体也随之离开刚刚想要落下的位置,转身一看居然是二哥,今天怎么忽然这么多人来接自己回家,拜托,她也认路的好吗!
    但在陆珣看来,却是有一个陌生的男子突然拽住自己心爱之人的手臂,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也有人敢耍流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