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6页

    谭栩不甘示弱地追了上去。
    小路从山后过,能看到泉水顺着人工凿出来石阶滚滚流下,小片的瀑布发出哗啦啦流水声。
    “原来这个瀑布在这里。”谭栩从水泉旁经过,目光停留了许久。
    他想起来宣传部曾经拍过一组宣传海报,其中就有一张延时摄影的瀑布流水。
    那张照片是余宴川拍的,他觉得很好看,偷偷拿去做屏保很久,后来怕被余宴川发现,才悄悄换掉了。
    小路尽头就是直通食堂的大道,零星有学生骑着车从身边经过,暖洋洋的微风吹着垂柳,太阳顺着树叶间隙在脚底洒下片片光斑。
    路边的长椅上总是坐着人,余宴川在途径路口处时,转眼仔细瞧了瞧路尽头那把椅子上的人。
    “认识?”谭栩跟着看去,是两个看着眼生的男生,坐在一起不知道聊着什么,看上去笑得很开心。
    “见过。”余宴川转回头,穿过了路口继续向前,“来过我的花店……他们还去龙鼎酒店吃过饭,我给的卡,一出酒店碰上个抢钱包的,他俩还跟小偷打了一架,我他妈真没见过倒霉到这个程度的。”
    谭栩对这事情毫无印象:“小偷?”
    “还伤着眼睛去医院了,我没跟你说,因为那段时间你要跟我一刀两断来着。”余宴川笑了笑。
    看来是扔花事件之后的那几个月——在当时看来似乎毫无转圜余地、行到绝处的事,如今想想也不过是过家家一样的小插曲。
    “我给他俩算过牌,感情里有波折但都能解决,过了那个坎就豁然开朗,现在看来应该已经解决了。”
    谭栩问道:“那咱俩呢?”
    “不好说啊,你跟我合租的第一天我就算出来我命里有劫,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余宴川感叹道。
    “那肯定不是我,我算什么劫,我还没有楼上那个豆浆机让人心烦。”谭栩笃定道。
    余宴川把车停在食堂门口,落下锁后向食堂里走去:“那倒是。”
    “我在你房间门口捡到过一张命运之轮,这张牌是什么意思?”谭栩问道。
    “顾名思义。”余宴川从取餐口拿了餐盘,“一会儿回去再算一次吧,虽然人不能太迷信,但偶尔信一信也没什么。”
    谭栩跟在他身后:“体验大学生活里没有算卦这个环节。”
    “你没有但是我有,今天是体验的是我的大学生活。”余宴川满嘴跑火车,顺手抢过谭栩的餐盘,一起摆在某一窗口前,“你今天必须吃这个窗口的酸辣粉,这个酸辣粉是我的大学生活里最核心组成部分,每次叫你来你都不来。”
    谭栩头疼道:“我不习惯……好吧今天吃一次。”
    “阿姨,给他少放点辣。”余宴川不容分说地把餐盘推了过去。
    谭栩眼看着余宴川和阿姨熟络地聊起天来,不由得有些想笑。
    他仿佛能看到他们错过的那几年,如果那时他能更坚定一些,也许不必等到如今才通过“体验”来共度一天大学生活。
    “拿着吧。”余宴川把满满一碗粉送到他面前,“不好吃我赔你一束免费花。”
    谭栩接过托盘。
    ——但另一条路也有独特的风景,比如漂亮的海上日出与长桥日落,比如摆在花瓶里的那朵塑料花和串珠手链。
    让飞机追着落日飞下去吧,他想和余宴川一起走向无法用“明天”来限定的明天。
    第57章 番外2 关于相识的故事
    1
    九月中旬,新生开学满一周,学生会的招新进行得如火如荼。
    余宴川翻了翻手里的简历,头疼地叹了口气:“都是女孩子。”
    “以后工作里肯定有不方便的地方,前两天迎新排练还在男厕所中暑晕了个演员,总不能让小姑娘跑进去看情况,得招点男生过来。”部长把海报塞进余宴川手里,将他和另一个副部长推起来。
    余宴川不情不愿地接过海报:“上哪招啊?”
    “下一组同学请进。”部长朝门外喊了一声,又低声对他说,“到别的部门拉人,没意愿也来面一面,说不定呢。”
    余宴川赶鸭子上架,推门挤进了摩肩接踵的楼道里。
    学院部门的面试都在这一层的教室进行,排队等待的、其他部门拉人宣传的、跟着凑热闹的,院里几百号新生像是来了大半。
    跟着一起出来的副部长姓徐,性格好又会办事,到处都是朋友,毫不露怯地混进了隔壁学创的面试队伍。
    “你看那个学弟,”她半张脸贴在教室后门上,指着屋子里坐在最左侧的男生,“好帅,妈的,我要把他招进来。”
    余宴川皱着眉凑过去。
    只能看到一个侧脸,眉眼看着像个乖小孩,嘴角勾着笑,学弟穿着一身白色衬衣,倒是很像开朗阳光的温室小花。
    他对小白花没兴趣,兴致缺缺地转头看着楼道:“等他出来。”
    “他叫什么啊。”小徐努力看着黑板上的字,“字写得挺好……他名字怎么这么多笔画?”
    2
    余宴川对谭栩的印象不深,第一次单独说上话是在迎新晚会。
    谭栩是新生代表,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但细想也确实和他第一眼印象相符合,是标准的好学生样子。
    谭栩发言结束后坐到了最后一排,刚好坐在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