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林予端着同样大的碗坐到他对面。
    “你是走读生吧?”余宴川吹了吹面条,“以前没见过你。”
    “嗯。”林予点了点头,笑眯眯地说,“我家离这边不远,大三申请的走读。”
    “挺好的。”余宴川说。
    更方便在半夜回家路给他从后面兜头一个麻袋了。
    余宴川喝掉最后几口汤,站起身来,冷下脸垂眼看着林予。
    他倒是想看看这小子打的什么算盘,普通麻袋可套不住他。
    第12章 喜剧
    这一顿二十九块钱的麻辣烫一直顶到了转天早上,余宴川连早饭都没吃下去。
    临近毕业季,花店业务日渐繁忙,小风一个人忙不过来,他每天都会去店里帮着她一起。
    除了昨天那通提醒他爬起来吃包子的电话,谭栩连个句号都没有再给他发。
    估计这段时间也不会再回海景公寓了。
    谭栩这人属实是一身正气,连若即若离都不玩,要么洒脱抽身,要么一头扎进去就再也不出来。
    但感情并不是像黑白棋子一样清晰分为两个选项,喜欢与不喜欢看似只有一字之差,可挣扎其中的人要花费许多时间、经历数不清的自我反问,都未必能够得到标准答案。
    不过标准答案也并非客观,学会看清自己究竟爱不爱是个很难的课题,在感情世界里挂科的人构成了遗憾和错过的那部分,虽然每个人都不想,但总有人不可避免又不自知地落入其中。
    就像谭栩一样。
    而另一个极端就是响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是安城万千流连于酒吧夜场里的多情人之一,比何明天更像个风流少爷,平生爱好有二,玩漂移板和说油腻情话。
    余宴川感觉自己这几年被谭栩治得安分守己,但响哥仿佛永远找不到一个能收服他的人。
    不过他的漂移板确实玩得数一数二,余宴川当年标榜自己是狂野少年,踩着漂移板打遍校内高手,谁料在市赛被响哥打得落花流水。
    响哥在那时初露头角,如今也算是鼎鼎大名,市赛冠军的含金量很高,这个庆功宴必须得开。
    入夜后的酒吧热闹非凡,余宴川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吵得头疼,何明天在后面连叫了他三声才被听到。
    “小周来了没?”余宴川问。
    “没,人家今儿晚上有排班。”何明天挤过来,揽着他的肩往里面走,“不过我下午去健身的时候问他了,他说上次是坐网约车来的,我不信,他还给我看了下单界面。”
    他夸张地猛拍着余宴川的胳膊:“我里里外外验证了一遍,账号和绑定手机号都对得上,看既往订单确实是他常用号,卧槽,他网约车约到了嫌疑人,这有点离奇了吧?”
    余宴川嫌弃地把他推开:“小点声说话。”
    两个人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最靠里的位置,响哥已经和两三个朋友点好单等在那里。
    响哥染了一头金色的头发,在绚丽灯光下看上去花里胡哨。
    他抛了一盒烟给余宴川:“上次从你那顺的,忘还了。”
    “还知道还我?”余宴川随意抽了一根,把烟盒扔到了桌子上。
    “屁,前两天约你你也不出来,干个花店跟从良了一样。”响哥开了几瓶酒,酒瓶当啷碰撞着在桌上排好,歪歪扭扭拼了个正方形。
    余宴川伸长腿,瘫倒在沙发上。
    “你川哥要忙家族大业了。”何明天抓了一把瓜子,“我听我爸说,余叔正准备直接把他绑出国。”
    余宴川仰着头冷笑:“想得美。”
    坐在响哥后面的朋友问:“这半年都说好几次了吧?怎么突然这么急啊,以前也没见余叔忙活这个。”
    就跟要把你支出去一样。
    余宴川在心里替他把话说全。
    他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也没搞明白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有一件事非常明确,余兴海在瞒着什么,并且急着把他送到国外去。
    说不定就是余长羽跟他提的“对不上账”的事。
    “得了,先喝,庆祝咱终于在上半年的最后一天聚上了!”有人喊了一句。
    余宴川倾身拿了一瓶罐装的,在七嘴八舌的喊声里碰了碰杯,不知道是谁用力过猛,从瓶嘴里溅出来几滴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酒吧里还放着节奏感强烈的流行音乐,余宴川反手扣着啤酒喝了一口,眼风扫到座位旁边放了一个小盒子。
    “这是谁的?”他拎起来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居然是蛋糕。
    何明天连忙把桌子清扫出空地:“差点忘了,我订的,分了分了!”
    蛋糕并不大,一群人推搡着把塑料刀传到响哥手里:“响哥切!”
    余宴川把几个小纸碟分发下去,就看见响哥抖着手切了一刀。
    “歪了,六个樱桃代表咱们六个人,这都不规整了!”何明天在旁边指指点点。
    响哥两手握着刀:“切完一人放一个上去不就行了!”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蛋糕一角挪到纸碟上,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尖叫。
    几人同时扭头去看,拐角处的一桌乱糟糟一片,一个女生倒在地上,还有一个看样子是同伴的女孩正跑过去要扶她。
    余宴川眼角一跳。
    见他神色不对,何明天凑过来低声问:“你认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