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页

    叫小宇的男生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喝了一大口可乐,支支吾吾地摆着手:“没有没有……”
    “还没有呢,手机屏保都换上了!”不知谁起哄道。
    谭栩心里烦得晕乎乎的,人家不愿意说就别问了呗,要是小宇自己想说就是不好意思或者在故意吊大家胃口,过一会儿不用问也就说了。
    但他还偏偏要在众人面前摆那副阳光美好的学长人设,只好淡淡笑着:“不是说要玩儿真心话大冒险吗?等小宇输了再问他。”
    “对对,赶紧拆卡,现在就玩儿!”
    谭栩也没想到这帮人能这么吵,分贝远超豆浆机。
    这一次是明天有不少人都有事情要忙,权衡之下才把团建地点选在了教室里。
    以往每次团建都出去租轰趴馆,大家分散在别墅里,就算吵也都挤在KTV里和音乐声不分彼此,今天他第一次直观感受到一群大学生可以闹到什么地步。
    他无法想象余宴川那种浑身上下写着丧的人怎么当部长,让他在这里坐一下午痛苦程度堪比凌迟。
    真心话大冒险是所有团建最好用的暖场工具,因为人多,干脆用了最传统的击鼓传花,一袋没开封的薯片转了两圈才停在谭栩手里。
    ——是在音乐戛然而止的瞬间被林予抛进怀里的。
    谭栩对着薯片愣了一下,一屋子人顿时叫叫喊喊拍桌子,主持人学弟闹得最凶:“谭哥,开门红,来选选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静下来,积极地扒着脑袋看他。
    谭栩平时对着大家脾气太好,此时闹他也没人觉得不妥。
    “真心话吧。”谭栩按了按额角,生怕大冒险mó,fǎ,xúe,yuàn,制作推荐~是什么让他给通讯记录第一个联系人表白。
    余宴川应该会当场回复他:“你想骗我房租吗?”
    主持人学弟捧着展开成扇形的卡片跑到他面前,谭栩在众目睽睽之下抽出最中间的一张。
    林予立刻凑过来看,卡片题目是“场景设置”。
    “抽到了活题啊!”主持人学弟鼓掌,“有没有人来给谭哥出题!”
    “我我我!”坐在小宇边上的男生高举着手,笑嘻嘻的脸上已经有了两团红晕。
    谭栩右眼皮跳了起来。
    “如果!”男生拉长了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各个都脸上挂着看热闹的笑。
    “如果,因为团建你回家晚了!”男生一字一顿,每说一句话,小宇就拿胳膊肘拐他一下。
    他认真把话说完:“——女朋友来催了,你会怎么和她解释!”
    刚一说完,身边的一圈人都开始起哄,小宇也跟着笑,大声道:“你们可以了啊,现在是谭哥的题!”
    看来刚刚小宇的疑似女朋友给他发消息了。
    谭栩压着跳个没完的右眼皮,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大家见他准备说话,全部闭上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在万众瞩目下,他的手机先一步响了起来。
    谭栩心中警钟猛地敲响,低头一看果然是余宴川个不长眼的。
    这才八点钟,这人肯定睡醒了迷迷糊糊的选择性眼盲,忽略了“九点半”这个定语。
    他果断点了挂断。
    谭栩再次摆出那个得体的笑,抬头对大家说:“如果因为团建回去晚了……”
    铃声再次响起。
    谭栩脑子里奔腾过无数句“我真他妈服了”,就听提问的男生带头说:“谭哥你接吧,没事儿没事儿!”
    大家一起说着“没事儿没事儿”。
    谭栩心道这不是有事没事的问题,可现在无数道目光汇聚在他的手机上,他骑虎难下,只好点起接听。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果不其然,余宴川说出了那句台词。
    的确是刚睡醒的声音,嗓子有些发哑,还带着一丝微妙的不耐烦。
    他声音不大,但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也足够旁边几人听到了。
    林予的目光最为意味深长。
    简直是针对临时的场景剧本演了一出舞台剧,谭栩和风细雨地笑着:“你再仔细看看我的消息?”
    那边的余宴川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退出去看完消息后也不知道如何找补,只好说:“那我一会儿……再打一个。”
    第7章 反复
    谭栩放下手机,一脸木然地端起杯喝了口雪碧。
    没什么人对刚刚那通电话发问,离得远的都没听见,挨得近的不敢吭声。
    按照余宴川的不靠谱程度,要是没有他那殷实家底撑着,花店迟早被他干倒闭。
    余宴川连打三个喷嚏,拿脚趾头都猜出来是谭栩在骂他。
    他顾不上腹诽回去,先拨通了存在备忘录里的电话。
    他是被八点十分的闹钟吵醒的,翻个身缓了半天盹,才想起来五分钟后有个客户和他约塔罗牌私占。
    这么宝贵的五分钟,他先花了两分钟给谭栩打电话,怎么看怎么够义气。
    私占的问题大都很细致,他遇到过有人占某一项目的走势、未来几周的事业发力点等等,但至今没怎么接过占感情的。
    也不知是不是他身上有什么怪异磁场,在感情这方面无论是占自己还是占别人,抽出来的牌卡永远是凶卦。
    来找他算塔罗牌的基本都是朋友的朋友,等占完再口口相传推荐给其他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