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页

    阵雨终究是阵雨,狂风不再试图砸穿玻璃,天光缓缓回亮,但听声音雨势似乎还没见小。
    余宴川一只手垂在床边,闭上眼就仿佛能听到他亲哥在耳边念经。
    鬼混归鬼混,事业不能忘,男人要自爱,不能太放纵……
    他精疲力竭地抬起胳膊在床头柜上摸着。
    “当炮友的第二个规矩,上完也不许抽烟。”谭栩说。
    他还跨坐在上面没有动,左腿牢牢卡着余宴川的腿,让他不得不微微抬高了一个角度。
    余宴川第一次这么疲惫,气沉丹田才挤出来半句话:“糖。”
    谭栩剥了一颗塞进他嘴里,又捏着他的下巴:“躺着吃糖容易噎死。”
    余宴川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我不是傻子。”
    他们不需要事后缱绻这个环节,两个人默默发了会儿呆,谭栩拿好衣服就去了浴室。
    他今天确实气不顺,不止今天,长这么大不管什么时候看到谭鸣都会气不顺。
    这个比他早出生四年的哥就像挂在毛驴头上的假苹果,毛驴懒得追着走,赶驴人还得在旁边拿鞭子抽。
    他记不清一天之内要听到多少次“学学你哥”,从初中听到高中,从高中听到考研。
    在这位心理阴影一般的哥哥的作用下,谭栩被包装成了一个优秀有才华、待人接物细致体贴的完美作品。
    他必须要一步一个脚印顺着谭鸣的老路走,不能走偏半步。
    在外多光鲜亮丽,内里就塞了多少败絮,他把那副臭样子藏得很好,除了余宴川和谭鸣之外还没有人见识过。
    也许这就是他可以接受和余宴川合租的根本原因,毕竟炮友最好没事儿就别见面,从床上衍生出来的感情多半不靠谱。
    但比起在宿舍装成彬彬有礼的好大哥,还是在合租屋活得更轻松一些。
    谭栩很快就冲完澡,把衣服慢慢穿好。
    他知道余宴川也有个哥哥,同样优秀得惊为天人,同样常常被他爸妈当作楷模加以鞭策。
    但他哥人很不错,起码对弟弟真心实意,比他妈还操心,在这一点上就把谭鸣甩开了八条街的距离。
    家庭啊,家庭多重要。
    不一样的哥,造就了不一样的性格与人生。
    “死里面了?”有人敲了敲浴室门。
    谭栩拉开门正要说话,重新运作起来的豆浆机再次配合响起:“嗡——”
    他牙根痒痒,走近一些贴着余宴川的耳朵说:“豆浆机换个减震的,三天之内它不换,我就买个其他会震的来陪它。”
    “你还有这癖好呢?”余宴川看他一眼,波澜不惊地进了浴室,“买呗。”
    门被无情地关上。
    雨势渐小,谭栩把背风面的窗户打开,看到客厅的茶几上躺着两枚硬币。
    看来玄学杂家又给自己算了一命,也不知算出来什么稀奇东西没有。
    谭栩打开手机,宣传部的聊天群早就99+,看样子在商量今晚的团建要不要搬到室内。
    讨论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意思是先等等看下午雨停不停再定。
    还再定个屁,就算停了操场也是潮的,一群女孩子在潮草坪坐一晚上也太受罪了。
    他回了消息:去室内吧,预约一间教室。
    消息一经发出,立刻有不少人响应,林予主动请缨去预约。
    谭栩看着他发言才想起来,方才那场雨是一道雷突然间劈出来的,算算时间,林予要是走得慢,当时可能还没到宿舍。
    毕竟是为了迁就他才把地点定在了校外这家超市,怎么说也得问一问。
    他点开了私聊:刚刚有事,没顾得上问,没有淋到雨吧?
    林予回复很快:没有的,到了寝室才下雨哈哈哈哈哈。
    林予:对了,超市里碰见的是咱们上一任部长吧?晚上团建要不要叫他?
    谭栩有些意外,他印象中林予似乎没见过余宴川。
    他没有纠正应该是上上任:不了,学长挺忙的。
    还学长个鬼,学长现在已经在商业街卖花了。
    命途多舛的豆浆机完成使命,滴滴滴叫了几声,谭栩放下手机,走过去把盖子打开,被扑面的热气燎了一下。
    “余宴川!”他又喊了一声,“豆浆打好了。”
    浴室里乒乓响了会儿,余宴川莫名其妙地走出来:“打好了就盛出来啊。”
    谭栩“哦”一声,拿了两个碗放在旁边,皱着眉看向香气四溢的豆浆机。
    “算了我来吧,你再倒自己手上了还得送你去医院。”余宴川不留情面地把他挤开。
    他轻轻一转把装着豆浆的杯体取下来,将豆浆倒入碗里。
    余宴川倒完一碗,才犹豫着开口:“谭鸣的车牌号,是531吗?”
    谭栩正盯着他的小臂青筋看,闻言愣了愣:“不是,他车牌是886。”
    “嗯。”他点了点头。
    “怎么了?”
    余宴川避而不谈,偏头点了点两碗豆浆:“端过去。”
    谭栩本想一手端一碗,没想到被烫得瑟缩一下,最后还是跑两趟挨个端。
    余宴川本来想说他可以单手钳着上半边,但看他都跑完一个来回了,只好把话咽了下去。
    他瞥了眼窗外,刚刚洗澡时看到楼下停了辆黑色的531。
    这辆车在他昨天去花卉市场进货的时候看到过,就停在他旁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