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页

    “好的。”
    他的心思飘忽过于明显,林予没再开口和他搭话,两个人推着车挤在人群里,来到了人墙密不透风的果蔬区。
    谭栩终于开了金口:“水果晚上回学校买拼盘就行。”
    “嗯?但是我看这个橙子很好吃的样子,你要不要?”林予捧起了一个黄橙橙的果子。
    “不用了”三个字刚到嘴边,谭栩眼风一扫就看到了蔬菜架对面正低头捡西红柿的余宴川。
    任由身后人流匆匆,余宴川八风不动地站在那里,西红柿被他挨个捏过去,半天才能挑出来一个放到塑料袋里。
    谭栩咳嗽一下,但声音很快淹没在人海中。
    余宴川一直到数满了六个西红柿才抬起头,冷不丁和对面的人对上眼神,他下意识吸了口气。
    买个菜都能碰到谭栩,缘分这种东西信不得啊。
    站在一旁的林予循着目光望去,眼睛看着余宴川,话却是对谭栩说的,他笑道:“朋友吗?”
    余宴川这才发现这里站了个人,他挑起眉淡淡扫了一眼,直觉这人和他气场不和。
    看样子应该也不是谭栩的什么小男友,因为谭栩没有对这人的话做出任何反应,一直在阴着脸盯着自己。
    余宴川奇妙地读懂了这种眼神,谭栩在说赶紧把老子带走。
    “挺巧的。”余宴川视若无睹,对男生笑了笑,“我有事先走了。”
    “什么事啊?”谭栩叫住了他。
    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非常符合谭栩在人前的形象。
    余宴川把西红柿放到购物车里:“回家打豆浆。”
    他推着车要挤去旁边的电子秤称菜,途径林予身边时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这种沃柑拿水泡的,转天就烂。”
    即便身边嘈杂一片,他还是听到男生小声“啧”一声,但抬眼时仍旧是笑意盈盈:“不太会挑。”
    谭栩见他要走,往后退了半步,不动声色地一脚踩进他两腿中间:“那应该要买哪种呢?”
    开始威胁了。余宴川装作没有注意到,收回左腿,被谭栩反应迅速地绊了一下,脚腕一转把他别在原地。
    脚底下兵荒马乱,但面上还是平静如常,余宴川从灯光下的一片金黄色沃柑里随意拿了一个,在手中抛了抛:“挑这种底下凹进去的,凸出来的不甜。”
    他轻轻扬手抛给林予,开始一门心思和谭栩作斗争。
    紧接着就听到一段优美的手机铃声。
    两个人同时愣了愣,谭栩拿出手机,目光在来电显示上停留了不到一秒就直接挂断。
    三个人再次陷入相对静止,但因为这个电话的打岔,气氛不像刚刚那样诡谲不定。
    “有人找你吗?”林予问道,“那你先去忙吧,我一会儿结了账直接回学校了。”
    余宴川闻言立刻抽出腿,转身就走。
    这一次没有拦路虎再缠过来,他听见谭栩礼貌得体地道了谢,还嘱咐了一句记得开发票,之后匆匆向着出口处去了。
    背后投来一道似有若无的视线,余宴川自顾自慢悠悠地溜达着,没有回头。
    这个学弟他有印象,应该也是宣传部的,似乎是大二转专业之后学生会补录时进来的,那时候他已经毕业,两个人没有直接打过照面。
    刚刚那电话……他瞥到了来电人,是谭栩那个恨得牙根痒痒的亲哥哥谭鸣。
    合租以来他一直没有问过谭栩为什么暑假不回家,不过猜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多半跟这位好哥哥有关。
    余宴川不想掺和进谭栩家的那些破事——虽然他几乎可以肯定,半年前的那俩759白车应该和谭鸣有关。
    不然不会这么巧,前脚停在谭家的酒店前,后脚就来剐他。
    他今天来超市主要为了买点生活用品,比如杀虫剂。
    谭栩以后晚归大概率会成常态,他实在禁不住一批一批的蚊子进家门,干脆在门口放瓶杀虫剂,谁晚上进屋前先站在外面喷一圈。
    他拎着一袋子菜和一个杀虫剂回家,打开门就看到谭栩正坐在沙发上抱着个笔记本电脑。
    余宴川第一次见他坐在客厅里,刚要说话,就听到身后的门被人敲响。
    杀虫剂还拿在手里,余宴川和谭栩对上眼睛,他说:“不是我敲的。”
    “我知道。”谭栩无奈地说,“谁啊?”
    余宴川从猫眼往外看了看:“是……谭鸣啊?”
    他直接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差不多高的男人,穿了一身仿佛沾不上任何一丝灰尘的笔挺西装,就连头发丝都散发着上流社会优等生的气息。
    谭鸣和谭栩除了都长得不错之外没什么相似的地方。
    谭鸣站在楼道里,和他隔着一道门,目光犀利又不带多余情绪。
    门都开了,人都面对面了,谭栩还盘腿坐在沙发上,非常平静地说:“你装不在家不就行了?”
    余宴川换了一只手拿杀虫剂:“你他妈刚才说话那么大声,聋子都听见屋里有人。”
    两步之遥的谭鸣垂下眼皮,看向他手里的杀虫剂。
    余宴川往旁边让了让:“你要么进来要么关门行不行,就那么几只蚊子全进屋了。”
    他说完,把杀虫剂随便放到角落里,拎着地上的购物袋去了厨房。
    谭鸣走进屋里,皮鞋在理石地面上轻踏出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