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百五十九章 玩

    转眼间许灵均回来已经有半个来月了,现在罐头厂火的一塌湖涂,提起他们厂生产的力宝饮料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广告一出碾压市面上所有的饮料,捎带脚的他们厂生产的罐头也出了名。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许灵均那个罐头厂规模扩大了两倍有余。本来许灵均还愁生产根本上呢,最后根本就不用他操心,地方上比他还急,机器先紧着他们这里来,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想想也正常,他们厂可是股份制的,比例上地方上还多占一点,这么好的企业能不着急嘛!
    现在许灵均手底下的那些人对他可是佩服的很,瞧瞧人家许厂长多有先见之明,力排众议买了力宝饮料的配方,在别人不看好的情况下花了大价钱做了广告。
    在力宝还没火的情况下就开办了牧场分厂,之后又在深开办了分厂,形成一个三角趋势,这么一来南北西三块市场全部占满,虽然现在还是有些供不应求,但也填补了不少市场需求。
    当然现在还没有抢占市场这么一说,只是大家觉得产能上去了,因为三个厂的位置,运输上也方便了一些。
    说实话许灵均还是小看了种花的市场,力宝饮料实在是太火了,这三个厂子还远远不够,许灵均一回来地方上就找上门来了,无奈之下许灵均只能加快发展进程,决定在魔都还有古都,也就是种花的东部和中部同时建立罐头厂。
    酒店的话他准备先在魔都建立一个,等稳定后再到古都建立。
    罐头厂和酒店不同,罐头厂可是有地方上大力支持的,酒店的话还是稳扎稳打的好,你得先在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建立。
    安排好这一切后,许灵均这些日子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一身棉衣棉裤,一个遮耳朵的棉帽子,骑着自行车,手里还拿着一本集邮册。
    “许哥,您来了。快坐这。老李再给来一碗老豆腐,两根现油条。”高长贵见到许灵均赶忙招呼了一句,之后和老板要了早点,看样子就知道两人不是第一次在这吃早点了。
    许灵均闲下来以后就又和高长贵玩一块了,高长贵从牧场那边回来以后终于如愿以偿的继续倒腾起了他的邮票,现在的经济那是一片大好,人们手里有了闲钱,邮票的热度也上来了。
    这些年高长贵在各个地方收了不少的好货,以前是因为前几年打击混子的事他都是小打小闹,现在好了没了那么多顾忌,一下成了邮票圈的扛把子。
    许灵均这货也凑起了热闹,没事就这么一身打扮跟着高长贵混圈子,要是放到以前许灵均这么干那肯定是不务正业,现在嘛~这叫兴趣爱好。
    怎么的弄个邮票啥的不比玩别的强,对了,许灵均他们可不仅仅只限于邮票这个圈子,还有老物件呢。
    高长贵对许灵均可是佩服的很,前些年那些瓶瓶罐罐杂七杂八的他帮着人家收了不少,当时高长贵还觉得许灵均是有钱烧的,现在那些东西价格翻了不知道多少倍,关键是你有钱也不好买,尤其是那些精品,有钱难买心头好嘛!
    “这油条不错,老李你这手艺见长啊!”许灵均咬了口金黄的油条说道。
    “嘿嘿,谢谢您照顾生意,要不再给您来碗豆汁儿?我这的豆汁儿可是这片儿最好的。”老李笑的说道。
    老李可不是瞎说,来他这摊位的几乎都是蹦着他的豆汁儿来的,只不过许灵均有些特殊,来这从来都是豆腐脑,老李每次看到许灵均都想推销一下他的豆汁儿。
    没办法,做饭的都这样,总想让你认可他。
    “别了老李,你这的豆汁儿是好,这么多人冲着这豆汁儿来就能看出来,可我是真喝不惯,我来这个就行。”许灵均一手拿油条,一手拿勺子指了指他的豆腐脑说道。
    地方特色小吃,喜欢的人爱的不得了,不喜欢的人闻到味都受不了,前世许灵均的家乡就在北河省,虽然离京城不远,但也受不了这个。
    “老李,来碗豆汁儿,两根油条~”这时又上客人了,老李告了一声罪便去忙了。
    “呼~这天可真冷啊!长贵咋样,今天有什么买卖没。”许灵均边往嘴里塞油条边说着,大冷天的得赶紧吃,吃得慢一会儿就凉了。
    “许哥今天是休息天可有大活动,就在对面的茶馆,票友们准备在对面来个交流会。”说到这个高长贵就来劲了,现在个体户越来越多,讲究个先富起来一部人,提出先富帮后富,共走富裕路。
    所以京城现在出现不少先富的,一说都是万元户,这些人有了钱那讲究就多了起来,像是以前那些玩意都有人捡了起来,形成了各种圈子。
    什么票圈,老物件圈,鸟圈之类的,反正是各种玩。
    许灵均又不缺钱,人生短短几个秋,那必须都玩起来啊!所以这货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没事又和高长贵混了起来。
    怪不得许灵均身边的人都有活了,就高长贵没给安排,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行啊!走,咱们赶紧去茶馆看看去,我这次可带了一本邮票,没准咱们今天就能大赚一笔。”许灵均三两口把老豆腐吃光赶忙说道。
    两人来到茶馆,里面已经有不少闲人聊上了,能没事混这个圈子的手里都有几个闲钱,几乎都要了茶水,不过服务员的态度却是不咋样。
    对了,这地儿还是公的呢,本来经营的就不景气,工资也发不了,来这么多人还得伺候着,看着是来人多挣钱多,可别闹了,人家吃的大锅饭谁管你这个。
    许灵均和高长贵要了一壶茶,一些瓜子花生啥的,许灵均看到对方竟然在上瓜子花生之前还往兜里装了点,心里那个无奈啊!
    算了,等过几天问问,不行就把这盘下来,以后和圈里人交流也有个地儿,省的受这个气,有钱就是这么豪横。
    就这样许灵均混了一上午,淘换了几张邮票,还赚了不少小钱钱,二百多呢,顶得上别人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中午买了点卤煮,许灵均笑眯眯的回了家,等下午的时候去酒店看看,有几个朋友订了桌,他得让王红武给提前留好。
    现在京里能上点档次的酒店还真不多,人就是这样兜里有几个钱了就开始讲究。
    说到底以前那个时代就要过去了,那些饭店啥的还按原来公的那套吃大锅饭可不行。不能无故殴打客户,呵呵,别闹了,顾客是上帝的时代已经来临了,你不改变思想谁惯着你。
    “秀芝,瞧瞧,我这一上午赚了二百多,给,这是我买的卤煮。”许灵均夹着他的邮票本,很得瑟的从兜里拿出上午赚的二百多,这架势比他收购港那边的酒店都得瑟。
    “这么厉害啊!那我收起来了,正好补贴家用。”秀芝白了许灵均一眼接过卤煮的同时把这钱也接了过去,直接揣自己兜里了。
    “嘿嘿~行!”许灵均笑了笑,他并不在乎这个,他享受的是那个过程。
    “德行!好了,赶紧去换衣服,我把这卤煮热热,一会你和王叔喝一杯。”秀芝说着就把装卤煮的铝饭盒方放炉子上了,这冬天最得意的就是这炉子,热个饭烧个水最实在了。
    许灵均换号衣服,把王老从前面的服装店叫了过来,天凉了,王老他们搬到了店里下象棋,炉子上一直有热水,喝着茶看着电视别提多得意了。
    “呕~”秀芝刚打开铝饭盒就急忙跑了出去,一阵干呕。许灵均赶忙也跟着跑了出去,秀芝可是亲媳妇,哪能不心疼。
    “爷爷,妈妈是不是有小妹妹了。”彤彤一看妈妈的表现,赶忙说道。
    孩子大了,看到大人呕吐就觉得怀孕了,彤彤有哥哥有弟弟就是没有妹妹,这小家伙老盼着了。
    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