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一章 疗伤

    许灵均吧唧吧唧嘴,感受了一下怀中的温柔。
    条件反射般的握了握手,这股温柔和弹性简直令他着迷。
    这一觉他睡得老沉了,似乎很久没有进入到这种深层次的睡眠状态了。
    从窗帘外映入的光亮就知道天已经大亮。
    他今天竟然罕见的没有听到那只可恶的公鸡打鸣。
    勤劳的秀芝今天也赖了床,昨天她实在是太累了。
    还有就是“疼”,就连现在睡觉都皱着眉头。
    许灵均看见秀芝脸上的泪痕,不由得心疼不已。
    昨天灯也吹灭了,黑灯瞎火的,他根本就没看到秀芝流泪。
    加上他也没经验。
    虽然从“学习资料”中得到一点点的知识。
    可昨天还是孟浪了,他都没感觉就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要不是秀芝当时都带哭腔了,他还没发现呢。
    “啊~都这么晚了啊!”
    秀芝本来窝在一个温暖的怀抱,突然感觉身上的异动。
    主要是刚刚许灵均的那一握。
    这样一来,她当然就醒了。
    “恩,没事儿,你多睡会儿,反正今天休息了。”
    许灵均摸了摸她的头爱怜的说道。
    “这可不行,让人看到会笑话的。”
    秀芝感觉现在都快有九点了,这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笑死。
    “嘶~”
    秀芝刚起身就感觉一阵疼痛,不由得身上一软,又躺到了床上。
    “秀芝,你没事吧?”
    许灵均看到秀芝紧皱的眉头赶忙问道。
    “都怪你,这可怎么办啊~”
    秀芝现在有点害怕。
    这个时代就是姑娘家对这事儿也不太了解。
    而她的母亲又不在身边,结婚的时候也没能教导她。
    她现在这么疼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没事的,我给你煮点药,清洗一下就行。”
    许灵均虽然也是个初哥,但他毕竟上过生物课。
    再加上从小和爷爷长大。
    农村里又不像城里有这样那样的洗液。
    很多时候都是爷爷上山采药,自己配的洗液。
    无非就是消炎去疼去肿的。
    保险起见就再加点喝的药。
    反正都是一些常见药,他几天前采集的那些就能配置。
    “你还会配药?”
    秀芝睁大眼睛看着许灵均说道。
    “当然了,村里不少人生病都是我看的。”
    “我要是不懂能找到那些药材吗?”许灵均很骄傲的说道。
    当然他这都是借口。
    就以前原主配的那点药,没吃坏人就算是他有造化了。
    他这么说除了让秀芝对他有信心外。
    还有就是想着以后可以用治病这事儿打响自己的名头。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能够救死扶伤的医生可是很有声望的。
    还有一点就是为以后弄钱找借口。
    这卖药换钱的借口就很不错。
    “哦~那~老许你快点弄药吧。”
    “要不然一会让人看到我起不来,还不让人笑话死。”
    秀芝想到许灵均在县城就卖了一个药就值八十多块钱。
    不由得放下了心,对许灵均所说的洗液信心大增。
    “好嘞,一会就好!”许灵均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
    “哎呀~丑死了~”
    “捂什么眼睛,又不是没见过。”
    “你还说~”
    “嘿嘿~”
    时间确实是不早了,许灵均也不再逗秀芝,赶忙弄好炉子。
    因为没有煮药的砂锅,就只能用那个双耳铝锅了。
    这个洗药没必要煮太久,水开十几分钟以后就行。
    记得他爷爷以前为了病人方便使用,还专门弄成药包。
    只要拿开水泡一下也能用,当然这效果还是差这种煮过的。
    许灵均煮好药,倒在洗脸盆里晾着。
    一会温度合适了就能清洗了。
    趁这个空档,他把锅洗了做上水。
    之后弄了一点白面,准备做疙瘩汤渴。
    本来他是想做面条来着,不过太麻烦了,还是疙瘩汤来的快。
    趁秀芝不注意,他从空间地里弄了一点野菜。
    好在他之前把那些小点的都收了进去,种到了犄角旮旯里。
    至于好地,当然都让他种上了水稻。
    本来他想种小麦来着,可没有种子,就继续种植水稻了。
    反正他能用玉石催熟,实在不行就浪费点。
    虽然有些奢侈,可人不能让尿给憋死吧!
    许灵均和好面疙瘩,把那几根野菜也择好了。
    反正这野菜也是配菜,没必要放太多。
    他伸手摸了摸洗脸盆的药液。
    恩~微微有点烫手。
    不过,这个温度正好清洗那里。
    热一点正好活血化瘀,消炎止痛~
    许灵均把盆端到床上,可是没找到干净的布子。
    至于非得用洗脸盆这事儿就别讲究了。
    这个时代可没后世那些条件,一个女生大大小小的盆好几个。
    现在就这一个盆,不管是洗脸洗脚还是洗下面都这一个。
    甚至急眼了这盆洗洗在婚宴上装好大锅菜就能直接端到餐桌上。
    就这也别觉得恶心,反正这盆菜能照样吃完。
    “秀芝,你洗完也别擦了,反正一会就干了。”
    “对了,你最好是连里面~”
    许灵均小声的说了一句,顾不上欣赏娇羞的秀芝就离开了。
    没办法,水开了,他得赶紧做饭去。
    一会做好饭还得用炉子煮药呢!
    这个是给秀芝喝的药,也算是双重保险吧!
    许灵均一手放面疙瘩,一手拿着勺子霍。
    这样做能防止面疙瘩聚到一块。
    要不然不容易熟。
    之后拿出两颗鸡蛋打到里面,搅拌了一下。
    把盐放进去,酱油也来点。
    最后把野菜也放进去,再倒上几滴香油,这面疙瘩汤就完成了。
    那香味惹得许灵均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按说他在后世不能说是天天生猛海鲜,那也天天有肉。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现在肚子里缺油水,还是这个时代的材料好。
    这几天就这些简单的吃食,他感觉却是异常的美味。
    别看都是简单食材,可这点东西在这个时代绝对算的上是美食了。
    对了,这鸡蛋还是昨天董小燕送来的结婚礼物,有十个呢!
    这就算是大礼了,很多时候鸡蛋都是能当钱花的。
    许灵均把锅端下来,把另一个锅放上去开始煮药。
    这个锅就是昨天董大娘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
    许灵均把小炕桌搬到了炕上。
    这个时候秀芝也已经按照许灵均的要求洗好了,甚至还“控干”了。
    她找了一条新作的小衣服换上,衣服也穿好了。
    虽然还很疼,可感觉要比刚才好多了。
    也不知道是洗液的功劳还是秀芝心里作用。
    甚至现在还把被子也叠了。
    主要是她把那块白色的手绢给收了起来。
    不对,现在应该是印有“梅花”的手绢了。
    “哎呀~又吃这么好~里面还有鸡蛋?”
    秀芝看到碗里的疙瘩汤一下抬头看向了许灵均。
    “没事的,快吃吧!你这不是受伤了吗?”
    许灵均当然明白秀芝的意思,他赶忙找了个借口。
    真不容易啊~
    就这点饭食,怎么弄得他好像是个败家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