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七章 婚宴

    这天晚上终于来了。
    就连许灵均这个穿越人士也不免有些激动。
    这可是他两辈子第一次娶媳妇啊!
    今天晚上办了“婚宴”,他就准备把秀芝这个小丫头给吃了。
    这几天他都憋坏了。
    要不是顾忌秀芝的感受,他早就下嘴了。
    夜深了,许灵均点上红蜡烛。
    他已经换上了那件珍藏的中山装,胡子也刮了,显得很精神。
    秀芝也穿上了刚做好的嫁衣,现在正在梳头发呢!
    不过她现在的脸上略显悲伤。
    并不是因为要嫁给许灵均不高兴。
    而是因为她背井离乡,嫁人这天都没有父母相送有些难过。
    “秀芝,有机会咱就回你们老家看看。”
    许灵均来到秀芝身边抓着她的手安慰道。
    “恩~”
    秀芝披散着头发靠在许灵均的肩膀上点了点头。
    “好了,秀芝你要高兴起来。”
    “今天可是咱们大喜的日子,一会儿他们就要来了,还有~”
    半晌后许灵均扶起秀芝的头说道。
    “还有什么?”
    秀芝听了半句见没了下文就好奇的问道。
    “还有~还有今天晚上我不会只抱着你睡了。”
    许灵均看着今天格外诱人的秀芝坏笑的说道。
    “嗯?你坏死了~”
    秀芝先是一愣,不过马上就明白许灵均的意思了。
    害羞的轻轻打了一下许灵均低着头说道。
    “哈哈~”许灵均高兴的笑着。
    今天的秀芝格外的美丽,穿着一件碎花红外套。
    只是简单的用红纸抿了一个红唇。
    眉毛是那种很自然的,没有修饰过的。
    这应该就是“浓眉大眼”了。
    不像后世女人晚上一卸妆连眉毛都没了。
    脸上光的都能赶上程序员的头了。
    那种画上去千篇一律的“柳叶眉”许灵均并不喜欢。
    很多后世的女人那种悉心打扮,其实都是自己觉得好看罢了。
    说实话,作为男人,许灵均更喜欢的是自然美。
    而不是这种画出来的“网红脸”。
    秀芝梳好了头发,帮着许灵均整理了一下领子。
    她很喜欢丈夫的这股文人气质。
    虽然岁数要比她大一点,可更显成熟魅力。
    窗户纸重新糊过了,窗花也贴上了。
    花生瓜子糖块等等都已经准备好了。
    就这一个不大的土培房,竟然让秀芝整理的像是变了一个样子。
    “灵均~我们来了~”
    郭谝子离着好远就开始喊了一嗓子。
    今天除了这小夫妻两,他可是重要人物。
    作为重要的媒人,那必须得张罗起来啊。
    别人不喝这喜酒,他也必须喝一杯。
    除了郭谝子,和许灵均相熟的一些人也都来了。
    顿时这间小屋就挤满了人。
    村里的孩子,那是最快乐的。
    他们早就等着了,都想着吃喜糖来着。
    “秀芝姐~恭喜了!”
    董小燕抓着秀芝的手说道。
    “灵均这下可好了,终于有个家了。恭喜你啊~”
    牛凤英也恭喜到。
    她是个好张罗的,况且她和秀芝是最先认识的。
    两人的经历也相同,有一种自己妹妹嫁人的感觉。
    “呦~凤英,这是灵均的屋啊~怎么像是换了一间一样。”
    董大妈带着礼物和董大爷一进屋就高兴的不得了。
    一看这屋子,秀芝就是个过日子的好姑娘。
    这房子收拾的那叫一个利整。
    “可不是嘛~”
    牛凤英边帮着招呼人,边附和着说道。
    “这窗户纸也糊了,还剪了窗花。”
    董大妈高兴的摸了摸这窗花。
    秀芝这丫头还真是个手巧的,剪的窗花也太新奇了。
    不仅有传统的喜字,鸳鸯啥的。
    竟然还剪出一匹骆驼,这个还真没见过。
    “大娘,俗话不俗,男子无妻不成家嘛!”
    “男人们呐,就是不会收拾。”
    牛凤英笑着大声的说道。
    这位可是个大嗓门,也是个红火人。
    她和郭谝子还真是绝配,都爱管闲事,都是话把子。
    “哎~牛凤英,可别把你们家的跳蚤带来啊~”
    李大鹏有时候就是个招人烦的。
    人家不喜欢听啥,他还就爱说啥。
    “咿~你娘的个脸,就你长得个嘴。”
    这不,牛凤英一听这个直接给了他一大巴掌。
    这事儿也算是有点典故。
    当年郭谝子刚捡到牛凤英。
    几天相处下来,感觉还不错,就娶了她。
    那个时候郭谝子这个单身汉差不多和许灵均一样穷。
    十几岁河南来的牛凤英也是个粗枝大叶的。
    结婚那天来人祝福,没想到回去以后身上痒的厉害。
    原来是在他们家招了跳蚤。
    这事儿牛凤英可是让人笑了好多年。
    后来的牛凤英开朗大方的性格赢得了众人的喜欢。
    但这事儿一提起来也成了她的痛处。
    其实这也不怪牛凤英,当年她年纪小,她又是个马虎的性格。
    跟男人一样是个干活的料,收拾家确实不如其她女人细致。
    再说他们家当时的条件确实不怎么样。
    不过,不得不说,这牛凤英跟现在的李秀芝可比不了。
    看看这家里收拾的那叫一个妥妥帖帖。
    “哎~你胡说什么,去抱孩子去~”
    郭谝子正好这个时候进了屋,他可不想老婆被调笑。
    直接给了李大鹏一下,让他去抱自己的小儿子。
    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
    李大鹏笑着讨饶,他也没什么坏心思。
    就是和郭谝子两口子熟悉,逗着玩呢。
    郭谝子和牛凤英也没有真生气。
    农村人的相处方式就是这样,也正是因为亲近才会逗逗乐子。
    刚才郭谝子和许灵均都在院子里忙着给孩子们发糖呢。
    许灵均的房子太小了,这么多人也进不来。
    况且就许灵均的条件也开不起席面。
    村里来人意思意思吃块糖就行,也算是给他捧场了。
    其实许灵均想要请客开席也是可以的,不过他不想招摇。
    这才是七一年,他可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
    大人小孩一人领了一块糖,大人们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就都离开了。
    现在屋子里剩下的都是和许灵均最亲近的人。
    和他一起放牧的这几位和家属肯定都在。
    队长王福兴也来送上了祝福,还拿了一袋子粮食作为礼物。
    这也是传统,进屋来喝酒的不仅是亲近人,还要送上礼物。
    像郭谝子这个媒人就很大方,和队长一样送了一小袋粮食。
    李大鹏则是一对凳子,冯利国是一块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