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被嫌弃的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一看就不是他们本地人。
    因为这里的姑娘常年受到草原寒风吹拂。
    脸颊会像是被打了腮红一样常年红红的。
    同时脸上的皮肤也被吹得特别的粗糙。
    而这个小姑娘虽然满脸都是灰尘。
    但隐约间可以看到脸上的皮肤还是很白嫩的。
    看样子就是那种气温温和的地区生活的人。
    这姑娘之所以引起郭骗子的注意。
    主要原因就是她脸上的那两道泪痕。
    尤其是在她这满是灰尘的脸上,这两道泪痕就更明显了。
    郭谝子当年就遇到过一个昏倒在他们七队路上的女人。
    当时也是他好心,把这个瘦骨如柴的女人给救了回去。
    而当年的那个女人就是他现在的媳妇牛凤英。
    还给他生了一个胖小子来着。
    所以这郭谝子的恻隐之心就又犯了。
    再加上这家伙又是个好管闲事的。
    看到有什么好奇的就想问问。
    这个外地的姑娘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也是逃荒的吗?
    还有就是她过来就没有什么亲戚?
    这亲戚是不是他认识的人?
    要不问问?
    万一他能帮上点忙啥的也算是为孩子积点德。
    于是都已经走过去几步的郭谝子就又回来了。
    看那个姑娘睡得香甜,他也不好意思去拍醒人家。
    再说了孤男寡女的,他还是个结过婚的,容易遭到误会。
    要说这郭谝子还真是有点歪才。
    这个时候,他看到旁边有只鸡正在寻食吃。
    眼珠一转就有了注意。
    “去~”
    他直接上前一脚吓唬了一下那只鸡,当然这脚可没敢往鸡身上踢。
    谁家的鸡都珍贵,都留着下蛋呢!
    他要是给踢坏了人家还不跟他急。
    这鸡被他这么一吓唬。
    立马扇着翅膀向着那个姑娘的脚边跑去。
    还不停的“咯咯咯”的叫着。
    这一下直接把这个小姑娘吓的一激灵。
    “哪来的?”
    郭谝子见这姑娘醒了,直接问道。
    农村人就是这样,虽然他有点歪才,可也是习惯说话直来直去的。
    “四川来的。”
    李秀芝被吵醒,又被这人突然的一问,就很老实的交代道。
    昨天下午她被赶出来以后。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现在表姐又不管她。
    想来想去还是准备回家去。
    于是她又回到了最初来的场部。
    毕竟这里的人多,也离县城很近。
    实在不行,她就想去找找同村的那两位伙伴,看看能不能帮她一把。
    来到场部已经到了晚上。
    她也实在没地方去,就悄悄的找了个马棚迷瞪了一晚。
    好在马棚中有不少稻草,再加上李秀芝年轻,身体也好。
    要不然就这里的天气,一晚上就能冻坏了。
    天一亮她就起来了,也不敢待在马棚里。
    因为她已经看到有人在收拾马棚了。
    要是她被人当盲流的抓起来就麻烦了。
    李秀芝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刚才她找了个水井打了点水,灌了一个肚饱。
    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同村的那两位姐妹也是刚来这里。
    还没怎么着呢,她就去麻烦人家,这不是毁人家的前程吗?
    所以李秀芝就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她们。
    就这样太阳升了起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她是又累又饿,昨天太冷了也没睡好。
    就这样不知道不觉的睡了过去。
    于是就有了刚刚的一幕。
    “你是逃荒来的?”
    郭谝子一听小姑娘说是四川来的,就直接脑补了一下。
    这几年中原地区的日子不好过啊,还不如他们草原来着。
    李秀芝看着这个面带笑容的中年大叔。
    看样子这人应该不是坏人。
    但她也不了解这人的动机,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于是顺着他的话就轻声的“嗯”了一声。
    郭谝子得到答案以后,心里不由得给自己点了个赞。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啊!
    “你这没亲戚啊!”
    郭谝子蹲下身子看着小姑娘问道。
    他这话早就想问了,因为刚才他就想八卦一下来着。
    李秀芝一听这个就悲从心来,眼泪就开始在眼中打起了转。
    “有个表姐。”
    “她捎信过来,说有个对象。”
    “可是,可是那个人上个月翻车给砸死了。”
    李秀芝这个单纯的姑娘想到伤心处哪能忍得住。
    直接把情况告诉了郭谝子。
    郭谝子一听原来是因为这个。
    虽然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但也替这个姑娘感到难过。
    所以他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悲伤的神情。
    “那人就是你们六队的。”
    李秀芝看到对方的这个表情就感觉这人特别的可靠,是个好人。
    因为她昨天可是在六队受尽了屈辱,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恶意,
    甚至还被那些孩子们拿石头砸。
    都说她是什么灾星,克夫之类的。
    可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
    她甚至是抱着牺牲自己来给家里换取一线生机的想法,才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的。
    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大叔能够听她说这些委屈。
    还露出悲伤的情绪,她自然而然就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样。
    于是她为了让这个大叔相信她。
    还特意的说了给她介绍的那个对象是六队的。
    “我知道,我知道。”
    郭谝子当然知道这个情况了。
    谁不知道六队队长的那个傻儿子。
    况且他也是赶车的,和那个傻子也算是赶车的同行。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郭谝子习惯性的问了一句。
    毕竟遇到这种情况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
    他也很好奇这个孩子以后会怎么办。
    “不知道~呜~呜~呜~”
    李秀芝一听这个直接低下头。
    把脸压到了双腿中的那个小包袱上哭了起来。
    也只有包里母亲送给她的那个红围巾,才能让她得到一点点温暖。
    “哎~真可怜啊~”郭谝子站起身来,不由得说了一句。
    他的好奇心算是彻底满足了,可他也没什么办法啊!
    不是不想帮助这个姑娘,是他也无能为力。
    谁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大叔,哪有行行好的人,你能给我找个吃饭的地方吗?”
    李秀芝眼看这位“好心”的大叔就要离开了。
    赶紧站起身来说了一句。
    “我能干活。”
    看着站定的“好心”大叔,她再一次表明自己能够吃苦。
    这下郭谝子为难了。
    他就是八卦了一些,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看着小姑娘脸上的那两行清泪,不由得挠了挠头。
    “我要是再给你找个家行不行?”
    郭谝子突然想到既然他能娶一个河南逃荒的,别人也能娶逃荒的不是。
    要知道这个时代能干活的人多了,谁不是吃苦耐劳的。
    可不是一家人的话,谁会给你饭吃。
    这想来想去就只能给这个姑娘找个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