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全职高手荣耀正在直播(20)

    掰扯了两句,初一迅速冲出房门直奔隔壁房间!
    知月!你为什么要给我发Q!嚎着扑过去的初一被对方不费吹灰之力便怼了回来:我不发Q难道还跑你房间问啊?
    初一抱住她,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仿佛都被摧毁了:可是被他看到了
    知月也是一怔:被韩文清看到了?初一点头。
    那真是韩文清啊?初一仍然点头。
    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初一点额,没有点头,反而转开了目光:那啥,就是,以前认识,然后全明星的时候,又再见了嘛。
    知月可不会满足于这样敷衍的答案:以前认识的?多久以前?怎么认识的?相处多久?什么关系?初一怒向胆边生,奋起拍桌:你查户口呢!就一普通朋友,有必要问这么详细吗?
    普通朋友?知月冷笑一声,骗谁呢?就我进去之前你们那诡异的气氛,你和他之间绝对发生过什么!说!是不是被你抛弃的老相好带着孩子找上门了?
    初一捂住脸:这位小姐,请收一收你的脑洞。好的,那让我们回归理性讨论你喜欢他吗?一本正经地说着,知月眨巴着眼睛,里面全是对真理和知识的渴求!
    !!!人和人之间还有很多其他关系可以讨论的!
    知月却是不知放弃为何物的:那我们换一个问题韩队喜欢你吗?
    我不想和你说话了!再见!初一站起身便往门口走。
    刚到门口,却迎上了一脸严肃的韩文清:你们要出去吃饭吗?时间差不多了。
    被问的初一还没说话,知月却先发出了一声惨叫:啊!我忘记打卡了!然后一边匆匆忙忙又是开手机打卡又是开电脑上线的,倒是还有空回头看了过来,十分自来熟地微笑道:韩队,你好!你和初一要是出去吃饭的话,能帮我带一份吗?
    同样是初一还没来得及说话,韩文清已经点了头:可以,那我们走吧。
    后半句倒是跟初一说的了,但在这迅猛的情节发展之下,她除了点头还能做什么呢?
    初一:[微笑.jpg]
    作者有话要说:
    千里送成就get~
    非常感谢 篩 扔的地雷~~~作者反应太迟钝了真是抱歉,补上抱抱和么么(*  ̄3)( ̄ *)
    感谢 悠汰 灌溉营养液 +1~
    感谢 顾绝晏 灌溉营养液 +9~
    兴奋地抱住你们蹭来蹭去~~啾咪~
    第33章 尴尬对坐下
    一直走到了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初一脑子里都还转悠着吐槽,到韩文清终于回头问了她一句:在这吃怎么样?你手有伤不能吃太刺激的东西。
    呃我都行。初一终于从自己的脑内小剧场拔了出来,抬头看了眼,是个没来过的餐馆。她对吃不是特别看重,平日里都是能填饱肚子就行,所以也不知道韩文清一个Q市人是怎么找到这么偏僻角落里的饭馆的。
    大概是她脸上疑惑的神色太明显,往里走的韩文清顺便解释了一句:新杰推荐的,他有一张全国美食地图,覆盖了各大战队的城市。
    哦好厉害。新杰当然就是张新杰,霸图的副队兼专属牧师,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但初一之前对他们的了解都仅限于比赛和各种采访资料,倒真不知道他对美食竟然这么有研究。
    想到张新杰,初一突然想起了一个被她忽略的问题,猛抬头看向前面正给她引路的韩文清,连忙紧走两步跟上去。考虑到周围的路人,她拽了拽男人的衣角,压低了声音:韩队,你这次来G市,那队里和比赛怎么办?
    全明星周末休赛一周,下一轮比赛在本周周末,说起来还有好几天。但职业选手打比赛可不是就打那一天,之前这一整周都得忙着研究对手和针对训练。但一队之长韩文清居然自己跑了出来这岂止是有点,简直太不像那个一心为霸图的韩队了。
    韩文清不知道在出什么神,被问之后稍愣了一下,直到带着她走进了包间才做出了回答:我跟队里请了假,比赛的话,这一轮正好对蓝雨,我可以直接去。
    已经挪好了椅子,妥帖坐下的初一顿时又抬头:什么?那你是要在这边待到周六直接去比赛?休这么久?
    不。
    初一松了口气,就听韩文清给她倒着茶,一边轻描淡写地道,我请了两周的假。
    两周,那就是到下一轮比赛了。在赛程中,身为队长请假两周这也太
    想着,初一的眼睛越瞪越大:这,为什话说一半,她注意到了韩文清望着自己的专注眼神,果断闭了嘴总觉得自己不会太想面对这个答案呢
    然而韩文清还是回答了:你可能马上要手术,需要人陪着。我我不需要。张了好几次嘴,初一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室内气氛一下子僵滞。初一抿抿唇,有些后悔,人家大老远来找她,她却是这样的反应早知道就委婉一点了糟糕,以韩文清的暴脾气,不会就此吵起来吧?这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全明星就是前车之鉴。
    然而韩文清看了她一眼,神色确实不算太明朗,却只是嗯了一声。
    等半天确定他再没有其他后话,刚反省完自己的初一禁不住又暴躁了起来!虽然她的口气是不好啦!但你给个嗯是怎么回事!周泽楷快回你家轮回啦!
    初一皱起了眉,往前趴在桌上,刚想问个清楚,突然却响起了敲门声,是服务员来上菜了。韩文清起身帮着服务员阿姨把各种盘子端上桌,残疾人初一自觉地坐着接受服务,但依旧皱着眉,一脸不甘。
    过了一万年,阿姨终于上好了三菜一汤,等她一关上门离开,初一立马迫不及待地下了宣战书:你嗯一声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个小手术而已,我没有那么弱,就这还要人陪。
    韩文清正忙着给她涮碗筷,听到这话看了她一眼,一边给涮好的碗添上饭放在她面前:我想陪你,和你无关。什么鬼!你这也太初一抱怨的话刚出口一半,韩文清已经把勺子塞到她手里,又给她碗里夹了一堆菜,先吃饭。
    霸道了气呼呼说着完全没有了力道的后半句话,初一瞪着面前的碗,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挥舞起了勺子气死和饿死,总得选一样,初一选择吃完饭再和他拼命。
    她这边决定了暂时休战,正为她细心分离着骨头和肉的韩文清却又突然开了腔:常规赛而已,要是因为队长请假一两次就能被打乱阵脚,霸图那么多人也不用混了,不如趁早收拾东西回老家。冷冷的话语,展示了他对霸图战队的绝对信心。
    初一眨了眨眼睛,倒是被说服了一些,却还嘴硬地敲着碗:那我也不需要人陪而且两周时间也太久了。
    好好吃饭,别敲碗。韩文清的回应则是又给她夹了更多的菜
    这温吞的气氛完全吵不起来啊!
    初一的目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然而韩文清却像是一夜之间转了性,所有应对都以全面回避争斗为主,对她的挑事要么就无视,要么就转移话题。不得不说,这算是对付初一最有效的办法了,她简直要怀疑韩文清是不是跟喻队取了点经。
    看初一现在虽然气得够呛,但毕竟不占理,还真没立场揪着韩文清不放。尤其对方还非常狡猾,一会儿催她吃东西,一会儿又问到她的直播日常,搞得她完全没法持续纠缠一个问题。
    看那家伙整个人岿然不动,一副我只是关心你的样子,初一简直恨得牙痒痒!骗谁呢!全明星的时候是谁一脸不屑地说她去玩直播是搞什么鬼的!现在又转脸说想起在网游里曾经见过一次了屁咧!那次见面您直接上来就把她轰杀掉了好吗!韩大队长!
    然而无论初一内心吐槽得再猛烈都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只能狠狠瞪着韩文清,指望他感受到自己丰富的内心戏。
    这么说,叶秋是想自己拉一帮人马复出?不过看韩文清依然不紧不慢发问的样子,初一的努力貌似是没什么效果。
    咬着勺子,初一眼神闪烁地盯着他,随口回答着:大概吧,听知月说,他从全明星回来就建起了个公会,这两天搞得还挺轰轰烈烈的。聊起网游和叶神,她终于是没有了一开始的拘束感。
    韩文清其实也很是无奈他倒想问问初一这些年的经历呢,奈何无论是上次全明星的惨烈遭遇还是那天喻文州的警告都充分说明了那是她百分百会炸的雷区。他大老远跑来总不是为了吵架的,可也不能一直这么冷场下去吧?
    好在他这两天稍微看了看初一的直播视频,也了解了一些网上关于她和君莫笑的评论,才总算是有了个不会吵起来的话题。
    至于这个话题会不会让初一那极为发散的思维又联想到什么乱七八糟的韩叶CP上去韩文清是真的顾不上了。他这两天下了不少工夫才好不容易搞明白这个概念,实在是跟不上初一这样的老司机。
    韩文清也有努力着把话题拉回正常范畴:你和叶秋一路过来,他没有拉你加入他的战队?
    提过一两句,正式邀请倒还没有。我其实挺想跟着叶神飞的,但得先顾及手的问题。从零开始的草根战队,即使有叶神,前期也很难负担我的治疗和复健消费。
    类似的问题,初一和叶神、喻队和黄少都谈过挺多次,全明星之后各战队的邀约也让她对形势看得更清楚了,现在跟韩文清谈起来便也是顺畅无比。
    甚至一个不注意便把跟蓝雨有约定的事都说了出来这在谈判里可是很容易落到下风的,好在现在只算是闲聊,倒没什么大问题。
    微微检讨了一下自己,初一吐了吐舌头:完蛋,不小心说漏嘴了,为了不让黄少太得意,我一直都跟他说还没考虑好的。
    韩文清却没像她那样打个哈哈就把这事揭过去,敲了敲桌面,他的神色有些异样:蓝雨不是第一个邀请你的战队。啊?初一有点懵,叶神倒是在蓝雨之前邀请过她,可那时叶神还没成立战队,应该不算吧?
    霸图才是。韩文清看了过来,眼神坚定,六年前我就邀请过你,很多次。
    初一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六年前韩文清确实想把她弄到霸图试训,为此教过她最基础的训练方法、每逢她寒暑假都会抽空回来亲自指导她、还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试图说服她的父母可以说,要不是后来那出惨剧,初一百分百会去霸图训练营,并且也会顺理成章地作为霸图的新秀出道。
    可是
    毕竟过去那么久了初一倒是没有像韩文清担心的一样提起过去就崩溃,只是咬了咬嘴唇,含糊着说了句。
    初一毕竟刚和蓝雨有约定,韩文清当然不会指望她马上改变态度,应该说,只要她还记得,他就已经很开心了。
    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韩文清习惯性皱着的眉仍然显得很凶恶,唯独眼神格外温柔:无所谓,任何时候你都可以重新考虑,无论是霸图、蓝雨,联盟里的其他战队,或者是叶秋的新队。等你的手恢复,任何选择你都可以尝试,那是你的自由。
    作者有话要说:
    韩队:就是要搞事【W( ̄_ ̄)W
    啊啊,又是周五啦~老规矩休息两天~~咱们下周一再见~~爱你们哟~~
    d=====( ̄▽ ̄*)b
    第34章 抱抱摸摸头
    深冷的冬季,任谁都有起不来床的时候,哪怕初一前一天睡得很早,也依然是到手机响成悠扬的旋律才从深沉的梦中醒来,勉强睁开眼睛抓过手机:喂哦我起来了好都可以不要香菜!
    初一迷迷糊糊地随口答应着,直到对面嘈杂的环境音中传来一句模糊的问话才猛然清醒,从灵魂深处发出一声呐喊。
    被呐喊洗礼了的,煎饼摊前握着手机的韩文清淡定地向老板重复了一遍:不要香菜。才又对着话筒,看来你醒了,快去准备,我很快就到。
    好拖长了声音回答,初一终于是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开始穿衣服洗漱。
    经过昨天下午的相处,惨遭信息屏蔽的韩文清终于是成功拿到了初一的电话、Q号、钥匙等呃,钥匙?仔细回忆了下,初一刷牙的动作不由慢了一拍,开始认真思考从韩文清那把钥匙要回来和重新去配一把哪个更有可行性。
    糟糕的是,怎么看,答案似乎都是后者
    不!初一!要对自己有自信!不就是把钥匙吗!他要拿就让他拿嘛,反正有知月在,也不会进不了门真的不是她怂,实在是脑海里一浮现韩队那张莫名充满犯罪气息的脸庞,她就有点腿软QAQ
    胡思乱想,磨磨蹭蹭,等房门口站岗的门神终于接到女主角的时候,时针已经走过了八点。
    再一通车马劳顿来到医院,那往来的人声鼎沸已经宣告了他们这一早行程的艰难。初一扁着嘴,已经完全不想去问韩文清怎么知道是哪家医院了,反正喻队一定会说:韩队只是问了医院,并没有问小一的消息呢。就像昨天初一问他韩文清怎么知道自己网游里的事一样。
    哦,呵呵,不想跟你们心脏说话了。
    倒是走在前的韩文清看见她脸色不善,主动安慰了句:抽完血就能吃东西了。嗯初一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和心爱的煎饼同坐一辆车却不能拥抱对方,她简直想演一出虐恋情深了。
    直到医生的怒吼震醒了她。
    眨巴着眼睛,女孩整个人缩在椅子上,一脸天真无辜弱小无依的样子,看着站在她身边的韩文清被医生喷得狗血淋头,内心却在偷笑向来扯着嗓门训人的韩队被骂得毫无回嘴之力,可真是超级难得的场面。
    听医生说着什么不知道关心体贴人啦、延误治疗时机啦,显然是把韩文清当成她的监护人了,并不想亲身上阵体验挨骂的初一也没想着纠正。直到医生突然飘出一句:真是没见过你们这么处对象的,手伤这么大的事都不给治,没钱也不能这样啊!
    韩文清原本戴着墨镜,进屋后拿了下来,这时迅速转头看了她一眼,眸光深沉,神色诡异。
    他这个时间点抓得实在太好,初一不得不想多,努了努嘴,直起身凑过去,刚想等医生换气的时候插话纠正一下,就见韩文清一步向前:医生,那她的手术这周能做吗?
    乍然被打断的医生愣了两秒,反应过来猛一挥手:那不一定!今天是周三是吧?你要是现在交钱预约上,周六或者周日应该能给你做,否则就得往后延。主要她这个时间拖太久了,做起来比较麻烦有问题吗?要现在开单吗?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