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brass百度云-(63)

    何景乐不理他,他就哭着骂:何景乐!你活该一辈子都交不到朋友!你以为谁愿意和你玩啊,你就是个大倒霉蛋,你天煞孤星,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人真心
    他的话突然被打断,因为何景乐睁着哭肿了的一双眼赞同他:你说得对。
    末了,痛苦不堪地合上眼,又问:所以纪瀚岑,你变成这样,是不是都怪我啊?
    何景乐哭着说:那你怪我吧。
    怪他没能及时发现这段超出界限的感情,怪他不能给这份爱一个同等的回应,或者更早以前?
    早到他在走进宿舍的那一刻,看见正悄悄吃白面馒头喝水的纪瀚岑的那一刻,一切就都应该归结在他身上,如果他在那一瞬间没伸出手,纪瀚岑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失去了一切判断的能力,思绪倏地飘回到不久前的咖啡店,季先含着怨怼地对他喊,说他只是单纯地抛弃了辛随,那么这些也一并是他要偿还的罪孽吗?他就应该永远地留在当年帝都冬季的雪里,只要他不往未来走,那他就不必为任何不幸买单,也不用连给爱人自由都是奢求。
    他自以为是的善意毁了纪瀚岑,后来一见钟情又耽误了辛随;甚至再往前,向空山为他突如其来的出柜忧心,柯文曜绕了远路也要来看他是否安全,更不要提江岚、何鸿光等等等等,他携带的厄运分明那么那么多。
    哭到意识昏沉的大脑无法运载,他垂下睫毛,像站在第三视角的上帝,困惑不已地想:为什么不怪我呢,为什么你们还要爱我呢?
    耳边是纪瀚岑声嘶力竭的咒骂,他辨清楚其中几个字,无非是叫他去死,祝他下地狱;于是他慢慢地答:我不会去死的。
    他终于在这一瞬彻底明白了,不再有丝毫困惑,或许纪瀚岑说得是对的,他的自我认知也是对的,他就是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倒霉蛋,所做的每一个选择都与正确答案背道而驰,但他仍想尝试,不愿再以拙劣的借口逃脱,想与不公正的命运交锋,再拔得头筹。
    他在痛苦中复生,心中有剑,有进退攻守,有用不完的热情;他不是任何人的累赘,他开始尝试相信爱永不落空,只要勇敢的人心有牵绊,就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一片警笛声里,他掩面痛哭,像要哭尽这么多年扛过的那些自怨自艾、踽踽独行的片段,却忽然落入一个带着寒气的熟悉怀抱;匆忙赶来的辛随抱着他,像在抱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无数个轻吻落在他眼眉间,他颤抖着抱紧了对方被汗浸湿的后背,哽咽着说:对不起。
    季先说的是对的,到头来,他就是什么都没办法改变,他想要辛随快乐自由,却弄巧成拙,成了对方不快乐的最大罪魁祸首,他不想再把辛随推远了,所以这次不说做朋友,只低声至快要不可闻,吐息灼热,像早知会一败涂地却仍愿意献出最后一枚筹码的赌徒
    但有人却抢先一步:小乐,你还愿意和我住大房子吗?
    倒霉孩子,又乱丢手机
    第120章 白头到老
    辛随的声音很低,没入沸反盈天的街口,转瞬没了踪影,叫何景乐几度以为是幻觉。
    他浑身哆嗦着,心跳声震耳欲聋,并着警笛和连绵的议论,潮水一样地被包裹;迟来的恐惧攫住他心脏,让他忍不住将辛随抱得更紧了一些,小幅度地点头,又张嘴,想说一句好。
    却一僵,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滚滚而下,打湿了辛随的肩膀,在各处都喧哗的热闹夜晚,只有他们这方小小的天地寂静得可怕;他狰狞却无声地哭,拉过辛随一只手,在对方手心一笔一划地写:[我不会说话了。]
    最后一个字结尾,他没来得及收回手,便被辛随攥住,丝毫动弹不得;他从没在对方眼里看到这样复杂的情绪,几近于暴怒,但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只从牙关里憋出几个字,强忍道:去医院。
    押着纪瀚岑的车还停在一边,还等情绪稳定后带他一同回去,此时走不合流程,但眼下明显也顾不上这些;辛随安抚地摩挲了一下他的手,走到一边去交涉,也不知说了什么,总之没多久,引擎就嗡鸣着发动,带着罪魁祸首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路边的围观群众依然拥挤着没散去,何景乐在其中听到一把耳熟的声音,转头望去,看到季先和刚才被自己托付了报丨警重任的那对小情侣肩并着肩站在一处,挡了好些想凑近围观的人;季先声音已有些嘶哑,但他听清了,对方在喊:别挤了,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我朋友!
    他怔怔望着,手又被辛随牵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地指了指前面的三人,用口型说:[先帮帮他们。]
    但其实已经没必要,聚在一起的人大部分凑个热闹,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又过不久,就乏味地各自散了开来;季先长松一口气,顶着刚刚推搡间被弄乱的头发走过来,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圈,问道:没事吧?
    他摇头,辛随在旁边回答:现在暂时说不出话,要去医院看了再说。
    是受刺激了吧?情侣中的男生在一旁说,我在医院工作,念书的时候了解过一点,应该是刚才情绪波动得厉害,属于心理原因,能自愈,别太着急。
    这话多少安慰到了辛随一些,他虽然没表露,但紧皱着的眉头松开了一点,又朝他们道谢。
    何景乐也跟着大鞠躬,本来想说话,但嘴张开一半才想起来自己不能说话,于是重重地点头,故技重施,拉过那个男生的手就要写点什么;辛随在一边眼皮子直跳,没忍住轻飘飘打在他手背:行了,人家女朋友还站一边,你倒先耍上流氓了。
    其余人都笑起来,刚才那惊天动地的一抱,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是什么关系,只剩何景乐这个笨蛋还不自知地被蒙在鼓里;他委屈地缩回手,不能写,什么也干不了,想了想,又是一个大鞠躬,口型是:[谢谢。]
    这样也不是事啊,那个穿着工装来的姑娘说,帅哥,你手机呢,拿手机打字也方便些。
    何景乐羞愧地低下头,半晌没说话,默默又绕到刚才和纪瀚岑对峙的垃圾桶那儿,捡回了个摔得四分五裂的x牌手机。
    辛随在旁边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知是气得还是愁得,掏出来自己的手机放他掌心;他乖乖地接了,讨好似的笑,指头再往上一按,就进了主界面。
    辛随密码和指纹都没改,他进了备忘录,总算打出一句完整的话,对着那对儿热心小情侣:[谢谢你们,等我好了一定请你们吃饭!]
    那两人早被他这一连串操作逗笑了,连声地应好,他用辛随手机和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又面向季先,继续在备忘录里写:[谢谢你,你说的话,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季先一愣,下意识去看旁边的辛随,后者刻意没和她对上视线;她有一点失落,但是很快就调整过来,微笑着说:不客气,这是我欠你们的。
    谁都不欠谁,沉默了很久的辛随终于说话,还有,回彬县工作对你而言不是最合适的选择,如果你愿意,我有师兄正准备在帝都创业,工作室初期急缺人手,可能会苦一些,但做成了收获也同样巨大。你好好考虑,随时联系我。
    说罢,没等她反应,道了别,带着何景乐坐上了旁边等待已久的出租车。
    车辆将要启动时,一侧窗户被降下,何景乐拉着辛随探头张望,看见在原地的三人纷纷挥舞手臂,声音很大,一点也不怕闹市有多少双旁听的耳朵:祝你们两位白头到老
    风把何景乐的眼眶吹得潮乎乎,他缩回头,悄悄地看辛随,后者正拿着摔坏的手机看还有没有维修余地,察觉到他目光,抬起头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你是不是还有问题没回答我?
    是刚才两人在一处,辛随问的那句想不想住大房子。
    何景乐心里早有答案,但现在情况特殊,他不想草率地用备忘录敷衍,于是一门心思装傻,无论辛随怎么问就是不吭声;两人一路僵持到医院门口,又做完了一通检查,结果也确实和刚刚那男生说得差不离:后续结合心理生理上的合同治疗,痊愈不算困难,只是时间问题。
    但时间不好掌握,辛随问了医生,没得到准确的答复,他出了门,低头看旁边椅子上晃脚玩手机的何景乐,想起刚刚临走前医生说心理原因当然要首先解开心结,感觉白头发滋滋往外冒,有心想问刚才纪瀚岑到底说了些什么,又怕再刺激到人,治不好不说,还得不偿失。
    怀着这样那样的忧愁,他凑近了,看见何景乐拿自己手机登了社交账号,在他们那几人小群里雄赳赳气昂昂地叫向空山:[向空山退钱!今天没复合,退钱!我要求重新开一局,这次必须得带我一个!]
    众所周知何景乐一天不参与聊天能憋死,所以他发现自己哑巴了的第二天就去买了个计算器,会出声的那种,辛随他们说话,他就在旁边按666;
    刚开始大家看他是病号还忍着,后来终于都烦了,于是有一天回家,他惊觉自己的计算器消失不见,还发现家里铺了好几平方米的按钮,就是某宝上卖的教小狗说话的那种彩色棋盘格,他怀着好奇按了一下,辛随声音响起,他男朋友倾情献声:老公啵啵。
    他又按了一个,这次是柯文曜:爸爸我饿了。
    他按了好几溜,发现内容涵盖了吃喝拉撒,也不知道这群人都是什么时候背着他搞的,最后一个按钮格外大,他按下去,是大家齐声:乐仔,我们爱你!
    幼稚!
    好吧,再按一下。
    第121章 小狗哑巴
    退什么钱?
    辛随幽幽地问,把正控诉向扒皮的何景乐吓了一跳,欲盖弥彰地合上了手机,仗着自己没法说话,嘴唇抿得紧紧,打定了主意要将装聋作哑进行到底;结果过了会儿没憋住,一下一下地拿眼神偷瞄旁边的人,看辛随也懒得追问,知道对方恐怕心知肚明,于是厚着脸皮又转移话题:
    [本来想着今天回学校找借口请几天假,现在看也不用找借口了,我刚刚把病历单发给导员,旷了两周,视情况还能延长,一会儿回乾吕路住。警丨察那边你怎么说的,需要我现在去协助调查吗?]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个,辛随就有些控制不住火气,他强忍着,惜字如金地说:不急在这一时。
    何景乐了然地点头,两人一时无话不过本来也就是辛随单方面在说,他枯坐了一会儿,那点怒火越烧越旺,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语气有点冲地复又开口:你做这些我都理解,但是上次遇见束槐我就跟你说过,万事自己安全最重要。今天是运气好,对方只有一个人,你还抓得住他,万一好几个人呢?
    何景乐被说得一愣一愣,张着嘴也发不出声音,反应过来连忙要打字,但中途又被叫停,只见刚骂过他的人疲倦至极地阖上眼,好像自己才是受了最大委屈的那个,气息几不可闻:过来,抱一下。
    他依言蹭了过去,尽管两人从刚才到现在没聊起关于复合与否的话题,对于彼此的关系也还没个准确的定义,但有些事情现在看来已经心照不宣;辛随把他焊在脑袋上一样的帽子摘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盘他脑袋,盘了会儿气消了大半,于是又好声好气地说:
    不是想凶你,是我着急了,要不是刚才季先从那边经过看了一眼,恰好认出你,你自己要怎么办?话也说不出来,手机也摔坏了,何景乐,你是不是故意报复我呢,嗯?
    何景乐拱在他胸口,一个劲儿地摇头,失去语言功能之后连心意都无法表达,怎么做都觉得不够,过了会儿还是坐直身子,把手机递到他眼皮底下,上头写:[对不起,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光想着不能让纪瀚岑跑了。]
    辛随终于听到他肯主动聊起这些,斟酌着问:纪瀚岑他
    何景乐又安静下来,目光没焦距地散在空中,在此刻忽然有些庆幸自己不能说话,否则实在无法准确客观地将来龙去脉讲完,还好身边是辛随,他只是开了个头,就推测了个大概:你是说就在束槐那次吗?我没看到,也许是角度问题。
    话开了个头,后续就好说很多,辛随刚才在现场交涉,很轻松地便将前因结合,给了后果:纪瀚岑不是第一次做这些,应该早就被盯上了,所以你先别那么着急,少个你去说也不会耽误什么,嗓子治好才是第一要紧事。
    手机在此时应合似的震动,被何景乐叫了好几遍的向空山姗姗来迟:[乐仔,真的没和好吗?我不信。]
    虞叶好在底下附和着道:[我也不信,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赢来的钱现在已经变成我奶茶里的双倍芋圆啵啵了,想拿就来我肚子里取!]
    但何景乐哪敢再说,光是现在,辛随有如实质的眼神就扎得他如芒在背坐立难安了,要是地上有个洞恐怕能当场钻进去,而且他也实在没办法当着对方的面玩这种无聊的文字游戏。
    死鸭子嘴硬的何少爷挣扎了半天,刚决定要转移话题,向空山就掐着点拨了个电话过来,上来就道:何景乐,我夜观天象,有重大发现你是不是又背着我搞什么事了?
    何景乐都被说懵了,头一次知道自己哥们还有算命这本事,他又陷入新一轮坐立难安中,正紧张思索要怎么巧妙委婉且让对方不生气地告知他自己哑巴了,手机就被拿走,辛随云淡风轻地揭了他最后一层老底儿:小山吗?我是辛随,他现在暂时不能说话。
    第二天早上七点,向空山胳肢窝里夹着没怎么睡醒的虞叶好,风风火火地准时敲开了他家大门。
    其实小山哥昨天晚上挂了电话就想来,但辛随坑人讲武德,引了雷还给死缓,三言两语这么一说,就让他歇了念头,给何景乐留了一个不用被轰炸的夜晚;但早死晚死都得死,这会儿向空山的脸堪比虞叶好做菜烧焦的锅底,能看出是真气着了,连说话都忘了阴阳怪气,机关枪似的突突:什么时候?怎么搞的?好得了么?
    何景乐缩着脖子不敢吭声属实也没法吭声,旁边的辛随给他当代言人,轻声细语地解释了半天,总算叫向空山放下点心,但语气依然不怎么好,有气没处撒,只能恨铁不成钢地叹气:我看你一辈子挂随哥身上得了,怎么自己呆半个小时都要搞出点事儿?
    辛随先生优雅旁听,神态跟听家长训孩子的班主任似的,闻言简直乐意至极,差点就要跟着一起点头,半道看见何景乐哀怨的神色,将将刹住了车,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地和稀泥:这也是不可抗力因素嘛
    不能说话的何景乐摁着他刚买来的有声计算器,感觉自己快被这个双面人气撅过去了,机械女声响彻整个客厅,嗷嗷地叫:归零!归零!归零!
    一片沉默里,虞叶好率先扭过头,绷不住笑了。
    这一笑就没能停住,下午柯文曜他们来拜访,纷纷对新鲜出炉的哑巴少爷表示了极大关心和兴趣,后面连颜煜都知道了,于是乾吕路这间不大的房子彻底被他们的欢声笑语填得满满当当,隐约还能听见夹杂在其中几声无能狂怒的归零,到最后,还是辛随大发慈悲地替他转移话题:好了,先不提这个,我和小乐问到了之前曾出过类似赵元思事件的地址,肯定是要过去一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