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brass百度云-(9)

    他的笑意和说话语调好像又和先前完全相同了,于是何景乐一时也有些摸不准,沉默半晌后,十分谨慎地回答:嗯现在看又没有了。
    辛随好半天没回答,在门口等待保安核验身份的时候,却突然转头问了一句:那你觉得是好还是不好?
    何少爷看不出来,并且还有点纳闷:这能有什么好不好的?
    他先前有时候会觉得辛随是个好脾气的,虽然有时候会佯装恼怒,但无论何时何地,几乎都挂着张笑脸,连发火也像在开什么无伤大雅的玩笑;今天则有点蔫儿坏,类似于年纪再小一些时那种让老师头疼的调皮男孩,光是笑一笑,就能在许许多多的人心里掀起涟漪,成为很多年后也挥之不去的那一瞥。
    两种都很好,两种都讨人喜欢,可是无端地,他就是觉得,这两者好像都是辛随,又好像都不是。
    何景乐坚信这世上没有永恒完美的人,连他被写进什么励志作文材料里的亲爹,在家里也是一条花裤衩,打鼾打得震天响;那么辛随,连使坏都坏得恰到好处的辛随,是不是也是同样?
    不过他没有说,只是思考了一下,轻声地道:好啊,两者都好。
    辛随于是就又笑起来,两个人走进拍摄的场地,里面一个编麻花辫带鸭舌帽的小姑娘立刻眼睛一亮,远远地朝这边迎过来,带着他们往休息室走,是何先生吗?
    是我。何景乐有点紧张,但下一秒,这小姑娘就十分自来熟地握住了他的手,您终于来了,我等您好久了!
    说完,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十分狡黠地一眨眼睛:紫微星!
    辛随茫然:什么紫微星?
    这下何景乐脸彻底红了,毕竟隔着电话吹牛逼和当面商业互夸是两码事,他忙不迭摆手:没有没有,什么也没有!
    副导演小姑娘一愣:啊对,什么也没有!
    她又对着何景乐眨了一下眼睛,带着迷之微笑:我懂,你要保留神秘感。
    说完,就自顾自地去招呼其他录制选手了,留何景乐和辛随两个人在原地,前者实在不想面对身边人那种略带探究的目光,于是掏出手机,硬着头皮道:我我看会儿教程。
    他在辛随莫名其妙沾点慈祥的眼神中落荒而逃,拿着手机里那个快被扒烂的视频翻来覆去地看,四周到处都是他不认识的人,三三两两站在一起,穿着款式差不多的打歌服,大概是其他的参赛选手。
    他们个个化着妆,有的眼线好像能飞到他脸上来,他就这么三心二意地看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这些人好像正以自己为中心,缓缓向这边靠拢,好像要把他给包围了似的。
    眼线要飞到眉毛的其中一位没忍住,第一个和他搭话:帅哥,你就是那个补位的第112?
    何景乐不懂为什么他会对自己感兴趣,但想着以后说不定还要当一段时间的同事,于是就点了点头:嗯,是我,有事儿吗?
    那几个围过来的人都嗤嗤地笑,被围在正中央的何少爷跟个待宰的小羊羔似的,穿着一身名牌,一看就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表情却无辜且茫然:怎么了?
    没怎么,我姓陆,交个朋友吧。那人又笑了一下,意有所指地说,你的上衣是Noone当季最新款吧,我也很喜欢这个牌子。
    然而何景乐又不傻,即使他确实常常因为过分追逐友谊而陷进尴尬情境中,此时却也非常清楚分明地知道:这里的人交不得朋友,甚至不止是这里,在任何有利益争执的环境中,都交不来朋友。
    因此他只是低头拽了拽自己的衣服,状似不在意地说:是么?我随手买的,不太了解。
    那人表情一愣,正欲再说,又有人拨开人群,走过来叫何景乐,身后还跟着辛随:何先生是么?您的休息室在那边,跟我来,我带您去化妆换衣服。
    化妆啊,何少爷心里有点发怵,他摸了摸自己天生丽质的脸,想到刚才看见的乱七八糟的眼线和亮片眼影,有点担心地道,那不画眼线行不行?
    叫他的化妆师一愣,随即笑了声:当然,您的脸已经非常完美了,不需要那种东西,我稍微给您提一下气色就可以。
    换做平常,何景乐早就因为这样的夸奖而在心里狂喜,可是今天,他耳朵却好像格外好使似的,听见这句话落地之后,辛随意味不明的一声轻笑。
    于是他的脸又像煮烂的番茄浓汁一样红起来了,他看向后者,有点没底气地说:你别笑啊,有那么好笑吗?
    辛随低声说了句抱歉,但还是没忍住又笑了一下,然后才说:我只是觉得化妆师说得很对。
    这样吗?少爷心里又美了,他随着对方的指引一屁股坐到化妆镜前的凳子上,任那个化妆师拿着一堆他不认识的玩意在他脸上涂涂抹抹,嘴里大言不惭地说,那你还算比较有眼光吧!
    他打开手机,无所事事地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嘴里说了半截的自夸却忽然停了,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到:刚刷出的界面上,虞叶好五分钟前新发布了一张图片,而且那图的背景,怎么看怎么让他眼熟。
    并且还配文:[来探班未来大明星咯!/得意]
    一个在他心里几率本接近于零的假设现在好像突然跃动成了百分之一百,因为对方刚发送来一条消息,语音的,声音带着笑,很懒洋洋:小乐哥,哪儿呢?
    辛随:啥都好说,就是能不能别拿我和咱爸比啊?
    【一会儿也许还有!我在吭哧吭哧地努力打键盘中!久等啦~
    第16章 自作多情
    据目睹了全过程的辛随说,当时化妆师手里拿着的眉笔距离何景乐眉毛不过也就0.01厘米,结果第一下还没画上,他就跟只被火烧了屁股的猴似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没来得及收回的那一小节就这么随着他的眉尾往下滑,将刚上过粉底的脸蹭成了一只大花猫,他却还浑然不觉似的叫:我靠!虞叶好来了!
    当事人对此表示毫不在意,只是抹了一下脸,是有一些我天生丽质我不怕花妆的自信在身上的,还推着辛随的肩膀往休息室门外走:没事没事,我要先去接一下他们!
    他们?后者很奇怪,你不是说就虞叶好来了么?
    你不懂!何景乐摆了摆手,看着是想笑,但是又硬生生被他憋了回去,然后故作嫌弃地道,他来了,向空山能不来?还有柯文曜余康哲他们的,肯定都要来吧,我都怕这里盛不下!
    辛随默默地看了一眼十分宽敞的休息室,觉得他可能是想得有点多。
    但无论如何,现在化妆师还在他们俩身后眼巴巴地瞧着,何景乐现在离开确实有点不妥当,于是一番思量后,任劳任怨的随哥还是出去接人了,留下何少爷自己,望着镜子里经过修饰之后愈发英俊迫人的脸,半晌,咧开嘴傻兮兮地乐了。
    辛随很快回来了,身后跟着向空山和虞叶好两个人,他抻着脖子往后看,刚才想得太美了,这会儿还有点失望:柯儿和小哲哥呢,怎么就你们俩?
    虞叶好正跟个小土鳖似的围着休息室里的器材乱转,向空山倒是没动,闻言答道:柯儿还在路上,康哲有事,过不来。哦,一会儿妍姐说也来。
    他们说话的时候,辛随就在旁边默默地听,那一串的人名每个他都不认识,但是看何景乐就知道,一定都是十分熟悉的好朋友,正想着,向空山又跟他搭话:随哥?今天辛苦你带他了。
    向空山指了指在换演出服的何景乐,该说不说真是爹味儿十足,让随哥也愣了一秒,才想起面前的人比自己还要小几岁,两个人好兄弟似的握了一下手,他道:都是朋友,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两人说话都跟打哑谜似的,辛随这话说完,向空山好半天没说话,过了会儿,就看见换好衣服的何景乐走了几步,美滋滋地问旁边帮他拿衣服的虞叶好:好看不好看?
    虞叶好海豹式啪嗒啪嗒鼓掌:真好看,何少何少你真帅!
    咳,明明是自己问出口的话,少爷自己倒脸也红了,他干咳一声,从兜里摸出手机,那帮我拍几张,我一会儿发个朋友圈。
    他俩的对话被这边两人一字不漏地听进耳朵里,也不知是谁先笑了一声,向空山很放松地摇了一下头,又有些突然地道:乐仔能和你做朋友,其实我们都挺开心的。
    这话辛随没能追问下去,因为收拾好一切的何景乐已经闪闪发光地朝这里走来了,他叉着腰在两个人面前站定,瞧着又有点像只趾高气扬的花孔雀:都说了,我的场子,不来的纯属亏了!
    他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当时就掏出手机给没能来现场的颜煜和余康哲发图片,三百六十度都没死角,末了,刚想再说句话,又有人来敲门了:何先生,您准备好了吗?
    声音有点耳熟,辛随走去开门,何景乐这才认出,对方就是刚刚那个试图和他搭话的姓陆的,他浑身地主家傻儿子的气息顿时一敛,甚至几近于刻薄:嗯,差不多,是要过去录制了吗?
    这个姓陆的本来也只是随口过来一叫,现在看着满屋子气质个性都不同,但却一个比一个帅的男生们发愣,直到何景乐不耐烦,又叫了他一遍,才如梦方醒似的应道:啊?嗯!
    哦,我马上过来。何景乐有点不高兴了,他看着对方从进来开始,眼神就粘在旁边的虞叶好和向空山身上似的,护短之情熊熊燃烧,你干嘛呢?还有事?
    这姓陆的也是胆子大,竟然当真应了声:这都是你朋友?
    关你屁事!何少爷顿时毛了,就算都是我男人也不关你事!
    哎,小气。对方笑了,笑的同时还跟辛随抛了个媚眼,这么多帅哥,不进娱乐圈,真是可惜了要不考虑考虑?我正好有些门道。
    谢谢你但是不,用,了。
    何景乐一字一顿,赶人之心明晃晃挂在脸上,不需要,他们要是想红,我拿钱砸也给他们送进去!
    大约是他说这话的语气太过狂妄,对方愣了一下,终于有些遗憾地放弃了:别生气啊,我就是随口一说,何何景乐同学。
    腰间名牌上字迹分明,这个陆同学也扯了一下自己的名牌,笑时眯起眼睛,露出一口小白牙:我叫陆丘,以后还要做同事,就多多关照啦!
    在何景乐还没彻底发火之前,他像只敏捷的兔子,咔哒一声又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于是,在陆丘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何少爷都保持着这么一种低气压,要不是和副导演有约在前,他几乎想立刻走人,面对几个小时前还巴不得都过来的好朋友,更是觉得十分愧疚;他想抬手揉一下眼睛,结果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刷了睫毛膏,手便很尴尬地停在空中,良久,脱力般垂落下去,小声地说:对不起啊。
    没事,不也没什么吗?虞叶好搂住他肩膀,引着他往门外走,你一会儿就负责漂漂亮亮地上台,我们在下面看你表演,好不好,大明星?
    大明星总算是点头了,只是脸上还是没太多高兴的神色,他就这么蔫不拉几地走上台,蔫不拉几地被安排到最后一排的角落位置,然后蔫不拉几地
    音乐开始了。
    一百来号人的录制,想也知道现场有多混乱,一会儿是这个人跳反了,一会儿又是另外一个人摔了,导演崩溃喊卡的声音回荡在上空,下面围观的人也觉得十分惨不忍睹,这就显得只是舞步稍显僵硬的何景乐在其中没那么显眼了,正相反,像只笨拙的熊,瞧着还有些可爱。
    辛随在台下看了一会儿,欲言又止地转过头,他张了张嘴,对着旁边不知道为什么一脸淡定的向空山二人欲言又止,然后说:你们不觉得
    第一次看何少爷跳舞的随哥哪里能想得到,对于面前这两人来说,现在何景乐的发挥已经称得上是超常;这样难得不辣眼睛的表演,向空山和虞叶好几乎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看下去的。
    好半天,才双双茫然地回过头,问道:怎么了?
    你们不觉得景乐这个舞有点
    哦,向空山了然地点了点头,一拍他肩膀,语气里有种吾儿初长成的自豪,随哥,你也觉得乐仔跳得特别棒是不是!
    我
    虞叶好擦了擦眼睛边儿不存在的眼泪,转过来的时候手里还捧着一个正在录像的手机,只听他感动地说:真的很棒!呜呜,少爷出息了,我要录下来发给岚姨看!
    辛随忍了又忍,最后又把头给转回去了。
    你们这群人审美真的有点毛病,他想。
    就这么鸡飞狗跳地录完了前一小段舞蹈的开头,已经浪费了好半天的时间;向空山途中接了个电话出去,再回来时,身后就又跟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其中那男的身量极高,小麦色皮肤,张口笑时显得十分爽朗,他站在辛随面前,笑眯眯地伸手:柯文曜。你就是乐仔说的随哥吧,幸会!
    辛随礼节性和他握了握手,又去看旁边跟着的那个寡言少语的姑娘,对方从进来之后就没怎么说过话,表情也淡淡的,只有偶尔听虞叶好他们说话时才会露出一点笑意;此时,似乎是察觉到辛随不作声打量的视线,她转过头来,两人对视片刻,辛随率先开口:你好,我是辛随。
    蔺妍。
    这姑娘开口,凉丝丝的,说完就又转了过去,因为台上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战斗,何景乐依旧站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而台下,就属他们这一块最拥挤热闹,并且还十分专注自家,除了何景乐,他们谁也不看。
    台上的何少爷往哪儿动,这些人就往哪儿动,时不时还爆发出欢呼和感叹,各种各样的帅哥美女跟他请来的水军似的,连新来的两个都是这样,无比自然地融入进了这氛围中,和谐得叫辛随再次忍不住怀疑:难道自己的审美真的有什么问题?
    他踟蹰着,看了眼台上的群魔乱舞,又看了看角落里何景乐无关世间纷扰我自独打太极的淡定从容,终于决定再尝试一次,瞧见离自己最近的蔺妍一直没说话,他大胆展开提问:蔺同学,你难道不觉得
    蔺妍转头看他一眼:什么?
    就是景乐这个舞蹈有一些、有一些
    辛随绞尽脑汁地试图寻找一个不那么刻薄的形容词,突然,他看到面前的蔺妍好像也悟到了什么,和向空山差不多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在前者期待的目光里,淡定打开了手机,又打开一早就下好的LED灯软件,伸着手举高了,面无表情地问道:这样?
    滚动的弹幕上,赫然写着:乐仔无敌。
    辛随: